首页 > 海外风采 > 海外文摘 >  正文

自由与克制

2017-06-01南方网罗斯金

  明智的法规和适当的克制,对于高尚的民族而言,虽说在某种程度上不免有点累赘,但它们毕竟不是束人手足的锁链而是护身的铠甲,是力量的体现。请记住,正是这种克制的必要性,如同劳动的必要性一样,值得人类崇敬。每天,你都可以听到无数蠢人高谈自由,就好像它是个无尚光荣的东西,其实远非如此。从总体上来讲,从广义上来讲,自由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东西,它不过是低级动物的一种属性而己。

  任何人,伟人也罢,强者也罢,都不能像游鱼那般自由自在。人可以有所为,又必须有所不为,而鱼则可以为所欲为。集天下之王国于一体,其总面积也抵不上半个海大;纵使将世上所有的交通线路和运载工具都用上(现有的再添,上将要发明出来的),也难比水中鱼凭鳍游来得方便。

  你只要平心静气地想一想,就会发现,正是这种克制,而不是自由使得人类引以为荣;进而言之,即便低级动物也是如此。蝴蝶比蜜蜂自由得多,可人们却更赞赏蜜蜂,不就因为它善于遵从自己社会的某种规律吗?普天之下的自由与克制这两种抽象的东西,后者通常更显得光荣。

  确实,关于这类事物以及其他类似之物,你决不可能单单从抽象中得出最后的结论。因为,对于自由与克制,倘若你高尚地加以选择,则二者都是好的;反之,二者都是坏的。然而,我要重申一下,在这两者之中,凡可显示高级动物的特性而又能改造低级动物的,还是有赖于克制。而且,上自天使的职责,下至昆虫的劳作,从星体的均衡到灰尘的引力,一切生物、事物的权力和荣耀,都归于服从而不是自由。太阳是不自由的,枯叶却自由得很;人体的各部没有自由,整体却和谐,相反,如果各部有了自由,则势必导致整体的溃散。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