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风采 > 国外社会管理 >  正文

美国社会消防治理体系

2016-10-31学习时报司戈

  美国的社会消防治理体系是在比政府管制范围更大的对话空间和语境之下,各级政府、社会单位、非营利组织、协同参与的社会治理体系,多元主体责权明确、协同互动,综合运用市场机制和宣传、教育、文化等手段,培育单位、公民的消防安全主体意识,提高全社会防控火灾能力。

  消防力量全面覆盖

  目前,全美共有消防人员约114万,其中志愿消防人员78.6万(占69%),职业消防人员35.4万(占31%)。在2.5万人口以上的城市,73.2%的消防部门为职业制或以职业人员为主,100万人口以上城市全部为职业制;在2.5万人口以下的城镇和乡村,54%至99%的消防部门为志愿制或以志愿人员为主。志愿消防队被公认为任务最艰巨、贡献最大的志愿服务,受到全社会普遍尊重,每年美国志愿消防人员贡献6500万个工时,货币价值1400亿美元,大大减轻了地方政府财政压力。20世纪90年代后,联邦政府意识到消防部门是处理各类事故灾害和突发事件的首要力量,开始以多种形式支持地方消防事务。截至2015财年累计向州和地方政府提供100亿美元专项拨款,用于支持增加职业和志愿消防人员、更新消防车辆装备、改造消防站,在引导和促进州和地方政府提升公共消防安全水平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非营利组织参与消防治理

  除志愿消防队之外,行业协会、工会等其他非营利组织也是美国社会消防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广泛参与科研、立法、标准编制、行业自律、宣教培训等工作,对政府履行监管职权、单位承担主体责任起到支持、沟通、连接和补充作用。美国消防协会约有7万名会员分布在全球近100个国家,230多个专业技术委员会编写超过300部消防技术规范和标准,很多标准被美国国家标准学会采用为国家标准,有的已成为国际通行标准,该协会还承担了注册防火专家、注册消防检查员和注册消防设计审查员等的资格认定等工作。国会消防政策研究会由40多个全国性消防组织组成,致力于在联邦层面推动消防立法,小布什和克林顿总统以及副总统奎尔、戈尔、切尼、拜登都曾在该研究会发表主旨演讲。

  市场机制发挥作用

  税收、政府采购已成为促进提高消防安全水平新的重要政策工具。2000年,马里兰州的蒙哥马利县立法,规定对于安装自动喷水灭火系统的住宅,最多可减征50%房产税。2008年,南卡罗莱纳州立法,规定在法律未强制要求的住宅和工商业建筑内,如果主动安装自动喷水灭火系统,可申请减征25%的房产税,并向州政府申请投资补助。1990年,美国国会通过《宾馆和汽车旅馆消防安全法》,规定所有联邦政府工作人员公务旅行、开会必须入住符合消防安全条件的宾馆,否则一旦因火灾出现伤亡和财产损失,联邦政府不予抚恤。虽然该法只适用于联邦政府,但其设定的消防安全门槛却发挥了“四两拨千斤”的杠杆效应:为争夺联邦政府采购这一重要市场,宾馆业竞相改造消防设施以达到标准,并积极申报纳入名单;同时,该政策还对地方政府、私营机构和社会公众产生了强烈的示范效应。1990年到2014年,美国宾馆业床位从307万张增加到493万张,但火灾起数却从每年近万起下降到3600起左右,死亡人数下降75%,再未发生死亡10人以上的火灾。

  消防安全文化深入人心

  美国高度注重消防安全文化建设,以具象化的符号为载体,开展潜移默化的消防宣传。1944年,国家林务局推出吉祥物防火护林熊“斯莫奇”(Smokey),并把一只在林火中幸存的小熊命名为斯莫奇,送到华盛顿的国家动物园。斯莫奇被编入儿歌、童书,深入人心、家喻户晓,数百万美国儿童专门到国家动物园看望它,斯莫奇每周收到一万多封信件,国家邮政局专门为它确定了邮政编码。斯莫奇的形象沿用至今,成为美国森林防火宣传的重要载体。

  美国社会非常重视培养消防人员的职业荣誉感,树立消防事业崇高的社会形象,各地设有很多纪念殉职消防人员和重特大火灾罹难者的雕塑、纪念碑、纪念墙和铭牌等,国家消防学院专门建有大型雕塑,纪念“9 · 11”事件中殉职的343名消防人员。很多消防站成为当地社区重要的活动中心,通过与社区居民的良性互动,赢得民众理解支持,增进公众对消防安全的关注度,也为志愿消防队伍培养和储备了人才。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