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风采 > 国外社会管理 >  正文

世纪火灾与美国城市两次大转型

2016-09-08光明网李明

19世纪初开始的100多年间,美国城市化经历了多次转型。其中,频发的火灾事件通过灾害问题暴露机制和改革倒逼机制,分别引发了美国城市建设、城市管理的两次大转型。

整个19世纪到20世纪早期,美国先后经历了西进运动、镀金时代等历史阶段,城市建设和管理经历了渐进式完善过程。到19世纪末期,美国工农业总产值跃居世界第一位,工业生产总值首次超过了农业,城市人口超过农村地区,社会结构全面变革。19世纪初开始的100多年间,美国城市化经历了多次转型。其中,频发的火灾事件通过灾害问题暴露机制和改革倒逼机制,分别引发了美国城市建设、城市管理的两次大转型。

美国城市建设大转型

第一次大转型发生在19世纪初到中叶,主要体现在城市建设方面。这一时段,美国毁灭性的城市大火事件频发,每次事件动辄波及几百幢房屋,损失普遍超过上千万美元,大量人员伤亡。如19世纪初,朴茨茅斯市连续3年发生城市大火,联邦政府通过转移支付、减免税等政策,建立灾害援助制度,成为美国近代联邦、州和地方政府间关系调整、应急管理制度建立的标志。朴茨茅斯市连续3年的城市大火也揭开了美国系列城市大火序幕,仅纽约市、芝加哥、波士顿三个大城市就发生8起城市大火。芝加哥大火事件更是导致了300多人死亡,10万人无家可归,损失达10多亿美元。

当时美国城市频繁发生火灾的原因:一是新大陆森林茂密,为城市建设提供了原材料便利。城市的住宅、厂房、公共设施,甚至道路都由木板制作,成为城市火灾隐患。二是美国城市高速发展,人口、住宅、经济活动、要素资源迅速集中,风险损失可能性加大。三是煤油提炼技术、煤油灯这两项划时代意义的发明,使煤油灯进入千家万户,但火险隐患大量增加。四是美国消防设施、队伍配置、基础设施、城市管理,都没有及时根据城市化状况进行调整。从根本上看,当时的美国城市是乡村的几何式累加,城市建设停留在乡村时代,与城市化发展不符。独立战争并未带来建筑文化上的独立,建筑模式、风格处于模仿欧洲各国阶段。

城市大火带来了经济损失和人员伤亡,但也为城市建设转型带来契机,其中芝加哥大火事件后的转型变革最为全面。这种转型体现在以下几方面:一是城市建筑文化和建筑风格的转型。芝加哥大火事件促进了城市建设领域的“芝加哥学派”诞生,初步形成了功能服从于用途的美国本土建筑风格和建筑文化。这也是继独立战争的政治独立后,美国逐步摆脱欧洲影响,全面开启了建筑文化独立的过程。二是城市建设实践的转型。芝加哥大火后,城市建设的规划、设计、结构、用材等在实践上开始转型,钢混结构建筑成为城市建筑的主流,高层建筑普遍采用了钢铁框架、防火材料、箱式结构,大跨度建筑开始大量出现。芝加哥成为世界上摩天大楼故乡,纽约、波士顿以及其他国家的大都市建筑,也纷纷开始使用这些全新的建筑设计形式。三是城市建设制度规范的转型。在土地使用、城市空间、交通网络、建筑设计等制度规范方面开始全面转型,并成为现代城市规划建设制度的起源,尤其是形成高层建筑沿用至今的规则。正是城市规划建设方面的渐进式制度变迁,促进了城市建设的大转型,也推动了19世纪美国城市建设进步与繁荣。

美国城市管理大转型

第二次大转型发生在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早期,主要体现在城市管理方面。这时美国全市性的城市大火基本绝迹,但各类单体建筑物火灾事故频繁发生。虽然这些火灾事件波及范围较小,但由于城市带来人流密集的新情况,造成死亡人数越来越高。如:纽约布鲁克林剧院大火导致296人遇难;芝加哥易洛魁剧院大火导致602人遇难;纽约三角衬衣厂事件导致141人葬身火海等。

城市大火绝迹,单体建筑物火灾频发的原因在于:一是当时美国城市规划建设大转型后,形成了宽敞的城市道路,高耸的摩天大楼,完善的基础设施,木制建筑比重越来越低,动辄烧毁数个街区的城市大火事件基本消失。二是现代工业化带来了易燃、易爆有毒的新型原材料大量堆积,工厂化生产形成劳动场所人员大规模集中,剧院、会堂等大跨度、大容量建筑大量涌现,使单体建筑物火灾事件越来越多。三是建筑物存在大量设计缺陷,一些业主为降低成本,防火设施能省则省,人员缺乏演练,易燃物管理松懈等。四是城市管理滞后,政府法律制度和监管缺乏,劳动场所安全管理意识普遍薄弱,职工劳动安全得不到保障。从根本上看,这类火灾事故频发以前,美国城市硬件设施通过转型已经基本到位,但与之相应的现代化城市管理,依然是美国18世纪乡村的翻版。

这些事件将上述问题及其原因暴露出来,开启了倒逼机制,从三个方面推动了城市管理转型。一是城市公共安全管理转型。火灾事件推动了城市公共安全管理体系建立,从体制上建立了城市防火局等管理机构,制度上实施一系列安全制度,如城市公共建筑物中强制实施逃生通道、自动洒水系统、紧急出口、逃生门等制度和标准。二是生产安全管理制度转型。工厂火灾事件暴露了生产中的职工安全缺陷,推动了现代城市化中的工业生产安全管理制度的建立。纽约市设立了安全委员会,陆续通过了沙利文—霍伊法等36项立法,涉及生产场所中太平梯设置、防火隔离、火灾警报和消防演习等相关制度。三是现代城市社会管理的转型。火灾事件成为更广泛改革的催化剂,使社会各界对城市社会管理缺陷进行深入反思、全面评估,并提出一系列改革方案,进入政策议程。尤其是三角衬衣厂火灾事件,全面推动了美国城市中劳工权利、安全标准、社会保障、保险体制等社会管理制度转型,甚至开启了美国进步时代全面改革的大门,也使美国社会开始了真正的现代化过程。


(责任编辑:刘晓东)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