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风采 > 国际政治形势分析 >  正文

美罕见弃权!安理会36年首次通过涉以定居点决议

2016-12-28中国网徐超


资料图片


联合国安理会2016年12月23日通过决议,重申以色列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的定居点活动“违反国际法”,敦促以色列停止一切定居点活动。在犹太人定居点问题上长期袒护以色列的美国在这次投票中罕见“弃权”,这使得安理会36年来首次通过有关定居点的决议。

一些分析人士,美以两国政府近年来因巴以冲突、伊朗核问题等屡生龃龉,以致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不顾众多政治压力,在即将卸任前为以色列乃至今后的特朗普政权埋下“钉子”。

【看点一:近8年来首“弃权”】

根据这一决议,安理会重申以色列1967年以来在包括东耶路撒冷在内的巴勒斯坦被占领土设立的定居点没有任何法律效力,该行为公然违反国际法,严重阻碍实现两国方案,并阻碍实现公正、持久和全面的和平。

安理会再次要求以色列立即完全停止一切定居点活动;同时呼吁立即采取措施防止针对平民的一切暴力行为,吁请巴以双方保持冷静和克制。

用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马来西亚常驻联合国代表拉姆兰·本·易卜拉欣的话说,这是安理会36年来首次通过有关定居点的决议。

根据研究机构“安理会报告”的统计,美国政府迄今在涉及巴以问题的安理会表决中累计动用过30次否决权。2009年,美国政府在一次有关呼吁加沙停火的安理会表决中投弃权票。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本·罗兹说,在巴以和平进程没有任何有意义进展的情况下,总统奥巴马决定对决议投弃权票,而非否决票,“良知让我们不能否决一项对腐蚀两国方案基础的趋势表达担忧的决议”。

【看点二:俩美总统“拼”外交】

奥巴马拒绝再次袒护以色列、打破美国政府长期传统的同时,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打破了美国当选总统上任前不干预敏感外交事务的传统,个人介入与多国政府的斡旋。

路透社报道,有关安理会决议最初由非常任理事国埃及起草,原定22日提交安理会表决。然而,应以色列方面要求,特朗普先后与以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和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通电话,促使每年接受美国援助的埃及最后关头放弃提交决议草案。

一天后,由新西兰、马来西亚、委内瑞拉和塞内加尔等4个非常任理事国共同提交有关定居点的决议。决议草案最终以14票赞成、美国弃权的结果在安理会获得通过。

特朗普在决议通过后发表“推特”称,“1月20日后情况就会不一样了”,暗示自己明年初正式上任后会采取相应对策。

对于特朗普提前介入外交的行为,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罗兹强调:“任何时候都只有一位(美国)总统。”

【看点三:奥巴马“公报私仇”?】

美国此次虽然只是投下“弃权”票而非“赞成”票,但已经被一些媒体视作近些年来美国政府给这一在中东地区长期盟友的最大“脸色”之一。

法新社援引美国政府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美国政府关注有关安理会定居点决议的酝酿过程已超过一年,准备好了在草案成熟后亮明美方立场。

美国政界不少人士猜测,作为两个传统铁杆盟友国家的领导人,奥巴马与内塔尼亚胡有关中东和平进程、伊朗核问题的分歧已经公开化。奥巴马在启程前往夏威夷过圣诞节前作出这个决定,一定程度上还与他和内塔尼亚胡的相互成见有关。

美国智库“捍卫民主基金会”副主席乔纳森·尚策说,内塔尼亚胡毫不掩饰与奥巴马“政敌”、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的亲密关系;去年3月,他受共和党邀请访美并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奥巴马拒绝与他会面,也没有听他的演讲。

奥巴马政府也在多个场合表达对以色列政府的不满。

尚策认为,如果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赢得选举,那么奥巴马本可能暂缓安理会这次表决,留待希拉里上台后做出决策;在支持修建犹太人定居点的特朗普当选后,奥巴马最终选择“放行”具有约束力的安理会决议,来削弱以色列在未来巴以和谈中的筹码。

【看点四:美以“拆解”难度大

以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决议通过后的当天深夜发表声明,措辞强硬地拒绝接受安理会通过的这一决议,称以色列期待与当选总统特朗普及美国国会的“朋友们”一起努力,消除这一决议“对以色列的损害”。

内塔尼亚胡还宣布召回以色列驻新西兰和塞内加尔大使,指示以外交部取消塞内加尔外长即将对以色列的访问和对塞内加尔的一切援助项目。

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内塔尼亚胡和特朗普均表示将致力于扭转这一决议带来的影响,但决议由不同地区的四个国家共同提交,且得到几乎全部安理会表决国家的支持,反映出国际社会在巴以问题上的总体立场,内塔尼亚胡和特朗普谋求“翻盘”几乎不可能。

根据安理会程序,如果要从某种形式上“推翻”上述决议,安理会需要再次全体表决,而中、俄、英、法、美5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只要有一个国家投“否决”票,“翻盘”即告失败。

(责任编辑:刘晓东)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