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风采 > 国际政治形势分析 >  正文

德国遭遇恐袭 欧陆国家重陷恐慌

2016-12-28中国网贺之杲

继法国的巴黎和尼斯恐袭、比利时的布鲁塞尔遭遇恐袭之后,欧洲大陆恐怖袭击看似陷入沉寂,实则暗流涌动。本周一,作为欧陆安全岛的瑞士、德国又接连遭到疑似恐怖主义的袭击,欧陆的另两个首都——苏黎世、柏林又沦陷了。德国总理默克尔周二就柏林圣诞集市袭击事件表态,称就目前掌握的情况而言,极有可能是一起恐怖袭击事件。国际化和复杂化的恐怖主义危机为欧盟安全治理提出挑战,与欧洲所遭遇的多重危机一并影响着欧洲的政治与外交政策。

首先,该次事件将一定程度上影响欧盟成员国的政党选举,特别是考虑到明年是欧盟主要国家的选举年。对执政党而言,首先要迎合国内选民的偏好,以确保在政党选举中连任,其次要面对欧盟层面其他领导者的利益,以确保在政府间谈判中的地位。默克尔在难民问题上的态度转变,可能是一种政策风向标。尽管如此,欧洲极右翼政党,比如法国的“国民阵线”、德国的“选择党”、奥地利“自由党”、荷兰“自由党”、意大利“五星运动”、匈牙利“为了更好的匈牙利运动”等政党,可能将继续获得更多的支持。右翼政党的受欢迎与民粹主义在欧洲兴起相辅相成。虽然民粹势力的上升不仅仅是因为难民问题,还有所在国的经济发展停滞、失业率上升、福利水平下降等多层原因,但可以说,恐怖主义与难民问题是将欧洲民粹势力置于舞台之中的重要原因。右翼政党的诉求之一是反难民政策,但这反而会助长伊斯兰情绪在欧洲的蔓延,陷入报复与反报复的恶性循环中;另一方面,右翼政党的崛起将推动反欧势力的增长,整个欧洲政治生态将会面临挑战,特别是对一体化背后欧洲治理理念的质疑。

其次,该次事件将进一步恶化本已民怨沸腾的难民危机。虽然难民危机与恐怖主义袭击并无必然的因果联系,但是在欧洲民众眼中,难民的涌入提升了恐怖主义袭击的频率与强度。不久前默克尔在当选基民盟主席的情况下调整了难民政策。默克尔难民政策的强硬,预示着德国(与欧盟)难民政策将会收紧,一是正在审核中的难民会经过更严格的筛选;二是已申请德国避难的难民会受到更具有约束力的管理;三是未进入欧洲的难民更难进入欧洲。但是难民问题涉及的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人员流动问题,它还与经济发展中的劳动力市场、社会稳定与安全以及国家间关系密切程度相关。难民问题并非一国所能解决的,它需要原属国、途径国和目的地国的共同努力。如何协调成员国之间在难民分配上的矛盾与分歧,同时平衡欧盟共同避难政策的基本原则和成员国利益偏好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再次,恐怖主义危机从制度上、技术上、人力上并未得到解决,恐怖主义袭击的不确定性将继续威胁到欧洲的安全。本已羸弱的欧盟边境管控,在新一轮难民危机背景下已无法实现有效治理。申根协定极大地加速了欧洲一体化进程,人员自由流动是欧盟(或欧共体)存在的基础之一,再加上欧洲(欧洲议会)对个人权利的“格外保护”,难民可以利用申根协定的便利,在申根区域自由流动,这为恐怖主义提供了制度便利与路径基础。所以针对难民,欧盟需要一个新的标准来“约束”难民的行动。除此之外,欧盟内部边境管控力度将会加强,以减弱申根协定带来的负面效果。这使得欧盟骑虎难下,既无法满足接受难民的制度规范,又无法满足民众对难民政策的强烈反应。


当地时间2016年12月20日,德国柏林,货车冲入圣诞市场事件第二天,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在教堂举行的悼念活动。(东方IC)


最后,该次事件将使得欧盟及其成员国反思既有的外交政策。一直以来,欧洲外交政策中倡导价值观外交与推行民主,这在非西方世界遇到极大的困境。与此同时,一些欧洲国家曾追随美国采用军事手段打击恐怖主义,这也饱受质疑。军事手段与民主扩散不仅没有发展出西方想象的民主政权,反而产生了诸多失败国家。这些失败国家由于无法拥有足够的治理能力,流民大量出现,形成难民。当难民涌向欧洲社会,便成为欧洲社会的外来挑战;而当难民进入欧洲社会并无法有效融入时,便成为欧洲社会的内部不确定因素。

恐怖主义袭击与欧盟现有的多重危机共存并得到强化。政治原则、观念和认识都会遭到挑战,并且急切需要重构。作为一体化组织,欧盟一直面临着内部合法性与外部有效性的危机状态。当前的欧盟最重要的不在于能力与期望的差距,而是合法性与有效性的差距。

欧盟治理是否有效在于是否解决欧盟所面对的诸多危机。欧盟各反恐机构的合作并未真正实现,各个机构之间容易出现相互重合、互相推诿的现象。所以欧盟需要进一步制度改革,以保证成员国间有效的反恐合作。面对着日益严峻的恐怖主义威胁,欧盟应以命运共同体的意识落实安全合作,真正实现文明间的交流与互鉴,避免“文明冲突”;欧盟应创新平台机制,改变提升地区构架的治理能力,缓解西亚北非地区碎片化的地缘政治,降低威胁的外溢效应;欧盟应完善多元主体的安全协同治理构架,充分调动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的各种资源,实现地区安全的有效治理;欧盟须提升其作为安全治理主体的身份,统和欧盟内部资源,加大资金投入,尽快形成一致、有效的欧盟反恐政策。

(作者:贺之杲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刘晓东)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