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风采 > 国际政治形势分析 >  正文

江时学:中拉关系进入新阶段

2016-12-27学习中国江时学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中国拉丁美洲学会副会长 江时学

  向大家介绍一下拉美基本的情况。拉丁美洲这个名称怎么来的呢,在历史上大家都知道拉美是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地,但是拉丁美洲这个名称却是法国人发明的。1863年的时候,法国军队占领了墨西哥城,第二年奥地利皇帝的弟弟马可西米利亚诺大公被扶上墨西哥的王位,成为法国拿坡仑三世的傀儡。但这个短命的国王仅仅在位三年,1867年墨西哥取得了抗法战争的胜利,马可西米利亚诺被处决。这个人在位的时候法国非常希望扩大在新大陆上的势力范围,以便与美国抗争,与西班牙和葡萄牙抗争,与这些国家在西半球争夺势力范围。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法国人决定从名字先入手,最初的时候法国人试图把拉美称作法兰西美洲,甚至梦想巴黎能够成为它们的拉美美洲的首都,这个是法国人当年的想法。但是他们觉得这一名称过于张扬,不太符合当时的国际政治格局,于是他们便想到了拉丁美洲。因为历史上西班牙也与罗马世界有关,而且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与法语都属于拉丁语系,所以后来拉丁美洲就这个名称就出现了。

  哥伦比亚作家曾经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加西亚·马尔克斯说,拉美是一个由鬼魂缠身的男人和具有传奇色彩的女人组成的无边无际的大陆,其永不消失的顽强在传奇中变得模糊不清。这个是马尔克斯,他非常有名,他这个文字念起来很拗,但是这个含义很深刻。

  1988年的时候,小平同志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他说人们常讲21世纪是太平洋时代,我相信,那个时候也会出现一个拉美时代,我希望太平洋时代、大西洋时代和拉美时代同时出现。中国的政策是要同拉美国家建立和发展良好的关系,使中拉关系成为南南合作的范例,这个小平同志在1988年时候会见拉美某国家的领导人来访的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拉美有33个国家,还有12个未独立的地区,它的地域面积相当于欧洲大陆的3倍。拉美用5种语言--西班牙语、英语、法语、葡萄牙语和荷兰语,葡萄牙语是巴西,法语是海地,苏里南是用荷兰语,12个国家与台湾保持着所谓的邦交关系,拉美有将近6亿人口。

  拉美33个国家中间大的大、小的小。比如说巴西的人口超过2亿,加勒比海中间有个岛国圣基茨和尼维斯只有5万人口多一点,我们中国的有些大学的学生,一个大学的学生就有5万6万,所以它一个国家也才5万人口。国内生产总值,我们看2015年的数据,巴西将近2万亿美元,世界上排名第9位,加勒比海中间有个岛国叫多米尼克,它只有5.4亿美元,排名世界第188位,几乎是倒数几位了,它的这个GDP的总量恐怕还不如有些跨国公司的产值呢。人均GDP,巴哈马比较高,22000美元,海地只有800美元,海地是世界上48个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我们经常说,1492年美洲新大陆是被哥伦布发现的,但是也有人认为说新大陆是郑和或者是其他中国人发现的。我还看到一篇文章,有人说南美洲上有个高原湖叫的的喀喀湖,说这个的的喀喀湖好像是在闽南话还是福建话、广东话,还是什么,反正就说他们的话,弟弟哥哥就是的的喀喀,因为这个湖是兄弟两个发现的,所以称之为的的喀喀。还有人说这个扶桑并不是日本而是墨西哥。所以这个美洲新大陆到底是谁发现的,在国内外学术界还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有一个英国人曾经写过这本书,《1421年中国发现世界》,我记得已经翻译成中文了。他说这张地图就是当年中国人,可能是郑和,用这张地图飘洋过海到达了拉美。但是后来又有人说,说这张地图是假的,这张地图是在郑和下西洋以后人们才画的。所以这个需要学术界去考证,各种各样的说法很多。

  但无论如何,在16世纪末中国商人将货物运抵马尼拉以后,卖给西班牙人,西班牙人用大帆船运到墨西哥的阿卡普尔科港。我们现在所说的海上丝绸之路,说海上丝绸之路这个马尼拉大帆船,中国与拉美之间这条海上丝绸之路也是很重要的。19世纪70年代到20世纪初,清政府先后与多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这个是中拉关系史上的第一次的建交。19世纪末20世纪初,大量的外国银元流入中国,其中约三分之一是墨西哥的鹰洋,因为它那银币上有一只老鹰,所以叫鹰洋。

  1949年新中国建立以后,我们曾经试图和拉美国家建交,但是被美国知道以后反对,美国反对拉美国家和中国建交,因为那个时候美国想孤立中国。第一个建交国家是古巴,在1960年的9月2日哈瓦那举行的一次百万人的集会上,卡斯特罗说,古巴革命政府愿意提请古巴人民考虑,是否同意古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与会者齐声高呼同意,卡斯特罗拉着新华社记者曾涛的手说,中国的代表已经在这里,全场欢声雷动,中国与古巴就这样建交了。当然我们在60年代由于受多种因素的影响特别是中苏分歧对于中国与古巴的关系也产生了不利影响。

  2004年以来,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关系快速发展。2008年我们曾经发表过一个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的政策文件,前不久习近平主席访问拉美的时候,我们又发表了第二个政策文件,迄今为止中国只对拉美、非洲和欧盟发表过了三个政策文件,现在还没有第四个政策文件。中国共产党与大多数拉美政党建立了工作关系,高层互访频繁。习近平主席迄今为止已经三次访问拉美,中国国家主席前主席胡锦涛、现任主席习近平,和前任的副主席、现在的副主席曾经在间隔很短的时间内访问拉美,有两次间隔时间2个月,有一次间隔时间不足1个月。我记得那个时候有一位美国学者曾经问我,他说你们中国领导人,中国的国家主席和副主席怎么那么频繁地访问拉美,间隔时间才有2个月,他说我们美国总统和副总统从来不会在间隔如此短的2个月的时间内去访问拉美。我说这个说明中国和拉美的关系好,关系密切,所以要经常访问。

  中国与拉美的双边贸易和投资快速增长,李克强总理在访问拉美的时候曾经说过,中国已经成为拉美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也是很多拉美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拉美是全球对华出口增长速度最快的地区之一,也是中国重要的海外投资目的地,拉美的水果、红酒、牛肉和海产品已经摆上中国千家万户的餐桌,中国游客在拉美多个城市都会听到用中文问候的“你好”。中国的拉美热和拉美的中国热交相辉映,这个是李克强总理在访问拉美的时候说的话。

  我们与三个国家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智利、秘鲁和哥斯达黎加,我们还加入了美洲开发银行,那是在2009年,为巴西、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发射卫星,向海地派遣联合国的维和部队,海地跟我们还没有建交呢,我们向海地派遣了联合国维和部队。2015年1月8日、9日,在北京举行一次重要的会议,中国和拉美加勒比国家共同体首届部长级会议,这个共同体是2011年12月成立的,这个会议也很重要。

  中国还与多个国家建立了不同层次的伙伴关系,请记住1993年的时候中国和巴西建立的这个战略伙伴关系,是中国与其他世界上各个国家建立的第一个战略伙伴关系,迄今为止中国大概和70个左右的国家和地区建立了不同类型的战略伙伴关系,巴西是第一个跟我们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北京到拉美已经开通了三条空中航线,我们在拉美建立了许多孔子学院、孔子学堂,今年2016年是中拉文化交流年,我们还与拉美国家保持密切的军事交流、学术交流和民间往来。2014年7月,习近平主席在访问拉美的时候提出了“1+3+6”的合作新框架。1就是制定一个规划,就是2015年到2019年中国与拉美国家加强合作的这么一个规划,非常重要的一个规划;3就是三大引擎,以贸易投资、金融合作为动力,推动中拉务实合作全面发展,力争实现10年内中国与拉美贸易额规模达到5000亿美元,力争实现10年内对拉美投资存量达到2500亿美元,推动扩大双边贸易本币结算和本币互换;6就是六大领域,以能源、资源、基础设施建设、农业、制造业、科技创新、信息技术为合作重点,推进中拉产业对接。“1+3+6”就是中国与拉美合作的重要的基础。

  这个就是2015年在北京举行的中拉论坛上通过的这个规划,确定了65个合作领域,可以说上天、下地、入海,空中、地面上和海中、水中,我们都有各种不同的合作领域。所以说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合作是全方位的合作。

  最近两三年,我们在谈到中国与拉美国家关系的时候,经常能听到尼加拉瓜运河这个字,特别在美国,很关心这个尼加拉瓜运河。我们知道现在已经有了,上个世纪初在巴拿马挖了一条叫巴拿马运河,很重要,现在有人打算挖一条尼加拉瓜运河,这个尼加拉瓜运河这个工程是谁在那儿做呢?是有个叫王靖的一个人。王靖是北京信威通信产业集团的董事长,总部设在香港,所以说一定程度上他是一个香港商人。左边那个就是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他们两个人关系很好。所以国际上对王靖这个人很关心,那么王靖是谁呢,他自己有过一段话,说我的回复可能要让你失望,我背景极其平凡。1972年生于北京、长于北京,不是官二代、富二代,目前与母亲、弟弟和女儿一起生活。他说你想不到,我大学学的是中医,后来发现经商能从更多的角度看这个世界,所以就干这个活了,这个尼加拉瓜运河是他挖的。尼加拉瓜运河在当地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甚至有负面的反响。这幅图片就是在尼加拉瓜的首都马那瓜举行的一次,当地人举行的游行,抗议挖这个运河,西班牙语的意思就是中国人滚出去,那么当然他这个字,“在中国以外”他不会写了,他也不懂汉语,不知什么地方找出这句话来,“在中国以外的”西班牙语的意思就是中国人滚出去,就是你不要来挖这个运河。各种各样的抗议、游行,还骂他们的奥尔特加总统是一个卖国贼,总的一个想法就是不要这条尼加拉瓜运河。所以这个问题也是很有意思的。

  我们商务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的网站上,有过一条消息,有过一个告示,就是希望中国的企业家不要介入这个尼加拉瓜运河的工程,因为这个工程有一些风险。

  除了这个尼加拉瓜运河以外,有个两洋铁路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2014年7月份习近平主席访问拉美的时候,中国、巴西、秘鲁发表《中国-巴西-秘鲁三国关于开展两洋铁路合作的声明》,三国元首指示各自政府相关部门共同努力,就建设连接巴西和秘鲁的两洋铁路进行可行性基础研究。这条铁路长5000公里,其中2000公里是现在已经有的铁路,需要新建约3000公里铁路,预算为600亿美元,投资很大。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