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风采 > 国际军事 >  正文

创新运用无人系统战法

2016-12-27学习时报郭永宏

  大量事实表明,无人技术和无人系统对战争形态的影响已经走过量变阶段,正处于质变的临界点,无人化战争渐行渐近。应通过以下三条基本途径,发展运用无人系统战法。

  将无人系统融入联合作战体系。未来无人化战争仍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无人系统只有与其他各类武器配合使用、紧密协同,融入联合作战体系,才能充分发挥整体作战的威力。应注重无人化作战与电子战、火力战、特种战、网络战等其他作战样式的配合,无人化作战力量与航空兵、导弹兵、电子对抗兵、炮兵、网络兵等其他作战力量的配合,充分发挥无人系统在“侦察-诱骗-干扰-引导-突击”紧密衔接的信息火力一体战中的作用。

  无人系统融入联合作战体系已有成功先例。1982年以叙贝卡谷地之战中,以军先用“猛犬”“侦察兵”侦察无人机和无人靶机实施侦察监视和充当诱饵,在引诱叙军雷达发现、锁定目标的同时,无人机将侦察到的叙军雷达频率、位置坐标等目标信息,传给后方E-2C预警机和“狼”式地对地导弹,预警机再将信息分发给F-4战机。在“狼”式导弹和F-4战机发射的“百舌鸟”反辐射导弹的双重打击下,叙军雷达被全部摧毁。紧接着以军几十架F-15、F-16战机扑向叙军阵地,几个波次就彻底摧毁了叙军苦心经营多年的防空体系。此战以军创造性地把无人机融入联合作战体系,运用得可谓出神入化、天衣无缝,堪称无人化作战史上的经典战例。

  加强无人系统与有人武器的协同。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无人系统仍要与有人武器相互取长补短、协同作战。美军将无人系统控制方式递进划分为人类直接操作模式、人类协助模式、人类授权模式、混合-倡议模式、完全自主模式、机器自适应模式。每一种模式的升级都会带来无人系统作战运用方式的极大改变。在第一种模式中,无人系统和操作人员通常采取一对一编组,独立执行任务。发展到第二、第三、第四种模式时,无人系统适合与有人武器混合编组进行协同作战。

  美军预测,在2015-2020年间,美军无人机系统和无人车辆系统可能达到与有人驾驶系统在作战中相互协同的水平。2014年6月,美国陆军“阿帕奇”武装直升机进行了最新升级,使其飞行员能够切换操控附近的“灰鹰”“影子”等无人机,持续观察无人机拍摄的实时画面,达成有人和无人平台间的协同。美海军提出了由F-35战斗机引导多架隐形无人机遂行超视距、网络化空中打击和空战的战法。法国也试验了由“阵风”战斗机作为指挥机,控制4-5架“神经元”隐形无人机进行协同作战,以充分发挥后者的隐身性能和机载传感器作用,在有人战斗机前方进行侦察和先期攻击。

  无人系统之间要能自协同。随着无人系统智能化水平的提高,多数有人武器将逐步被无人系统取代并退出战场,作战方法随之创新发展。当无人系统智能化程度提高到一定水平时,就可考虑构建无人系统集群实施自协同作战。美军已多次进行无人机协同作战实验,初步具备了组织无人机群实施战术攻击的能力,例如,美国空军就提出了“复眼”“蜂群”两种无人机协同战法。“复眼”战术是侦察无人机协同战法,通过一次部署7套以上无人机形成集群,各平台由数据链和卫星通信相互链接,通过加挂雷达、光电等不同侦察载荷,多种手段组合使用,一次性完成综合性情报侦察,实现“复眼”功能。其优点是各平台功能比较简单,控制相对容易;各平台小巧而分散,敌人难以全部定位摧毁,且攻击代价较高;即使单个平台损毁,对整个集群性能的影响较小,可保障连续完整地获取战场态势。“蜂群”战术是攻击无人机的协同战法,加挂导弹、制导炸弹的无人机群,通过数据链或卫星通信获得同一目标群坐标,并对其实施饱和攻击,形成可遮蔽一定空域的火力群--“蜂群”。“蜂群”战术有利于突破敌防御严密的防空体系,敌方很难对“蜂群”饱和攻击实施有效防御。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