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风采 > 国际经济形势分析 >  正文

“美国优先”2018何去何从? 对华经贸料加强战略博弈

2018-02-03和讯网和佳 翟少辉

2018年1月20日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一周年的日子。过去一年,以“美国优先”为原则,美国高调宣布退出TPP、巴黎协定,并调整对外经贸关系、减少安全责任……美国在贸易政策上显露出的保护主义倾向尤其令世界感到不安,这种“本国利益最大化、承担责任最小化”的做法,能否让美国再次强大?

“这种调整忽视了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应当担负的国际责任,不考虑国际社会的期待,也和国际整体趋势相悖,所以导致的结果可能是更加孤立。目前特朗普政府在对华经贸议题上表现出所谓‘求偿心态’、‘追求相对获益’的趋势,显然也不利于中美经贸关系双向获益、总体平衡的发展前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

正在“改变”的立场

美国在一些问题上的立场改变正在引发热议。近日,特朗普罕见地表态称,若能敲定一个比之前好得多的协议,美国会加入TPP;若按美国意愿重新达成公平的协议,美国有可能重返《巴黎协定》。在日前举行的达沃斯论坛上,特朗普也并未像此前那样充满愤怒与对抗,而是以温和的语气解释:“美国优先”并不意味着美国独行。

刁大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特朗普2017年三次访问欧洲,态度一次比一次缓和。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H.R.McMaster)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加里·科恩(Gary Cohn)甚至在《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上联合撰文,题目分别是《“美国优先”并不意味着美国独行》、《特朗普关于美国国际角色的理念》。

“文章的阐述与特朗普在达沃斯的表达‘一脉相承’,实际上是将特朗普具有个人特色的‘美国优先’嵌入到美国传统外交理念中。未来一年,美国可能会更注重‘积极地’向国际社会解释‘美国优先’。‘美国优先’包涵的负面理念是‘经济民族主义’,追求‘相对获益’,而国际贸易实际上是一个动态平衡的过程。美国现在的态度相对有所软化,这和班农的离开有一定关系,但并没有彻底否定这个理念。”刁大明说。

他认为,特朗普希望在“全球化”大趋势下,重新调整美国利益结构的分配,使美国利益最大化,然而锱铢必较、内顾倾向、反复强调本国利益的方式,长期来看很难使其与其他贸易伙伴深化合作,这最终可能导致美国孤立于世界市场和产业链。

“目前,特朗普政府在对华经贸议题上表现出所谓‘求偿心态’、‘追求相对获益’的趋势,显然也不利于中美经贸关系双向获益、总体平衡的发展前景。”刁大明说。

就在2018年1月,美国刚刚宣布对光伏产品和大型洗衣机实施全球保障措施。美方绕开世贸组织规则采取单边制裁的举措受到了国际舆论的批评。在达沃斯论坛上,特朗普再次表达了对当前贸易体系的不满,称美国将强化贸易法规,重塑贸易体系。他抨击了“掠夺性”的贸易行为,称美国不会再容忍“不公平贸易”。尽管未指名道姓,但舆论普遍认为这是对中国等贸易伙伴的指责。

而在此前的2017年12月,白宫公布特朗普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俄等国列为“竞争者”,这是美国罕见地从国家安全战略层面分析中美经贸关系问题。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卢锋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过去一年,中美经贸关系虽维持大体平稳走势,但美国对华经贸政策一直朝加强战略博弈方向调整,目前特朗普政府更为鹰派的对华经贸政策调整布局已大体完成,预示今年中美经贸关系可能会面临更为困难复杂局面。

“今年,我国面临的贸易摩擦的总体形势,我们认为可能依然比较严峻。个别经济体贸易投资政策的不确定性,特别是表现出来的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的倾向,可能会加重各经济体对全球贸易投资环境的担忧,甚至引发贸易救济措施的连锁反应。”卢锋称。

美国商务部最新统计显示,2017年美国经济增长率为2.3%,虽高于2016年的1.5%,但远低于特朗普承诺的3%。卢锋认为,美国经济增速趋势性下降、居民收入停滞不前等问题派生失落感与危机感,美国试图从调整外部经贸关系入手寻找求解之道,希望通过改变对华贸易赤字居高不下与经济外部竞争力相对减弱的态势,来实现“让美国再伟大”的战略目标。此外,今年11月美国将举行中期选举,通过对华贸易争端制造议题被认为有利于共和党竞选。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