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风采 > 国际经济形势分析 >  正文

大宗商品市场在波动中强势转身

2016-12-27中国经济网蒋华栋

回顾2016年大宗商品市场,虽然一波三折,但是总体维持了强势上涨的趋势,并一举扭转了多年来的下跌走势。“2016年大宗商品资产投资回报率远超过其他投资资产类别”——德意志银行日前的这一判断得到了绝大多数投资分析人士的认可。欧洲财经咨询机构福克斯综合各家投行分析认为,受大部分商品类别市场供需再平衡持续改善影响,2016年大宗商品价格年度增幅将达到10.4%,与2014年、2015年分别下降8.8%和26.7%的局面形成鲜明对比——

基础金属市场反弹趋势明显

在基础金属方面,2016年初,大多数分析师对基础金属市场持悲观态度。尽管当前大多数大宗商品价格依然在边际生产成本下方,但是随着生产者减少供给、市场再平衡的逐步实现,多数商品基本面持续改善。2016年下半年,受中国经济企稳、美国新政府承诺加大基础设施投资以及全球制造业PMI数据走强等因素影响,基础金属市场强势反弹。

截至12月中旬,铝、铜、铅、锌大幅回升。其中,铜价曾经是2015年表现最差的大宗商品,但是当前已经较年初上涨了20%左右;锌价主要得益于中国经济回暖、全球基础设施投资增加而上涨逾70%;相比去年的下跌46%,今年的铁矿石价格基本上翻番。基于上述数据,各方预计基础金属市场全年可能实现接近9%的增幅。

同样实现强势转身的还有贵金属。截至12月中旬,黄金、白银相比年初分别上涨了8%、22%左右。黄金有望实现2012年以来的首次年度价格上涨,白银则有望实现2010年以来的最大年度涨幅。

然而,与基础金属市场相比,贵金属市场行情中还存在市场震荡。贵金属市场“过山车”的起点是美联储宣布加息的2015年12月17日。9年来的首次加息使得贵金属,尤其是黄金价格跌至低谷。但在2016年一季度,由于美国经济数据疲弱和全球外汇、股票市场波动,使得黄金价格一度飙升了20%。

随后三个季度中,外部政治事件和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走向加剧了黄金和其他贵金属市场的剧烈震荡。在经历了一季度宏观需求带来的波动后,6月份的黄金市场受到英国脱欧公投的直接冲击。脱欧公投造成市场避险需求急剧上升,黄金价格也在7月初被推至了年度最高水平。随后受到脱欧进程波动和政治不确定性影响,贵金属价格基本上维持在年度高位运行。9月份,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相继宣布不会进一步宽松、货币政策趋于中性或收紧,美联储也暗示年内加息。这一系列表态在推升发达经济体主权债务收益率的同时,造成黄金价格大幅承压,贵金属价格一度跌至英国脱欧公投前水平。11月份,美国大选前的市场不确定性和避险因素再次将黄金推升至英国公投后水平。后因美国大选对市场的冲击逐步回落,投资者对全球明年经济增长预期趋稳,贵金属价格再次回落。

相比基础金属和贵金属的总体增长态势,大宗农产品市场表现相对分化。其中,糖、咖啡和棉花等“软性大宗农产品”价格上升明显,粮食类则出现了下滑。回顾2016年市场走势,由于发达经济体利率水平依然处于历史低位,农产品成为寻求高收益投机者的关注对象,造成市场波动频发。与此同时,全球外汇市场的大幅波动也造成农产品价格的震荡。典型案例是巴西雷亚尔的波动。巴西作为全球咖啡和糖最大生产国,其货币的升值直接推升了软性农产品价格指数的飙升。

大宗商品供需再平衡持续推进

展望2017年,各方的共识首先是大宗商品市场供需再平衡将持续推进。在新世纪头10年中,在价格高位支撑下,大宗商品市场供应快速增加造成2010年以来的供过于求。近年来价格长期低于成本使得基础金属、贵金属和农产品基本面不断调整,预计大多数商品类别将在2017年底实现供需平衡。受此影响,综合各方市场预期,2017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有望实现3.8%的年度增幅。

其次,宏观经济走势和政策导向有利于基础金属市场。市场分析认为,美国新一届政府有可能推行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政策效果将在2017年下半年和2018年显现。2017年中国经济也将维持稳定增长态势,这意味着基础设施、房地产和汽车产业将保持旺盛的需求。上述因素将成为支撑2017年基础金属市场的关键动力。各方预期2017年基础金属市场将延续强势增长趋势,全年增幅有可能维持在3%左右。

第三,贵金属和大宗农产品市场利空因素增多。多数分析师预计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的财政政策可能进一步推升美国国债收益率、美元和美股水平。同时,当前日本央行、欧洲央行货币政策转向中性,发达经济体主权债务收益率维持增势可能性较大。这些市场因素都将对贵金属市场不利。然而,多家投资银行认为即使利空因素增加,考虑到主要发达经济体实际利率水平仍处于历史低位,黄金和贵金属价格依然会在2017年维持上升势头。在农产品领域,小麦、玉米和大豆等关键农产品库存水平处于历史高位,若农产品价格因此长期处于低位,势必造成越来越多生产商削减投入,这虽然有可能使2017年的基础面趋向供需平衡,但总体依然不容乐观。因此,大多数分析师对未来农产品价格持悲观态度。

第四,波动与震荡依然伴随全年市场走势。2017年市场发展首先面临的是美国新政府政策议程存在巨大不确定性。未来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走向如何、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计划能否落实都将成为影响大宗商品市场走势的重要因素。与此同时,2017年5月份的石油输出国组织会议、欧洲关键国家大选等重大事件也将冲击大宗商品市场的稳定性。


(责任编辑:刘晓东)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