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风采 > 国际经济形势分析 >  正文

特朗普对亚洲投资者的意义

2016-12-26和讯网沈联涛

对亚洲来说,不应过度期待美国的扩张会带来贸易的复兴。另一方面,亚洲投资者将继续购买美元,期待高利率和加快复兴的前景。这将对亚洲汇率构成压力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将正式就任美国总统。整个亚洲都在猜测这对他们的储蓄会有什么影响。

特朗普的执政可能走向两极——要么能够重新给美国注入活力,那将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功;要么将在这种尝试的过程中毁掉这个国家,包括卷入另一场战争。

市场对此从迟疑到反弹,道琼斯指数再达峰值。从中可以看到投资者情绪的激烈起伏。

到目前为止,比起前几任总统,特朗普的家族成员虽然没有政府背景,但还是有很强的关系网——当然,这一点还是没法和希拉里相比。遗憾的是,如果说下一任财长又是高盛出身的话,那么会出现又一个华尔街人走马上任沿袭现状。新任财长能否同时做到加大基础设施投资、给富人减税,以及控制强势美元的影响,还有待观察。

所有的迹象都表明,美元将更加强势,这应了那句老话:我的美元,你的问题。IMF在2016年6月对美国经济情况的健康评估中称,“美元目前的水平被高估了10%-20%,目前赤字比中期基本面和理想政策所体现的要高1.5%-2%。”IMF认为美元升值的风险很高,升值10%意味着GDP第一年将减少0.5%,第二年减少0.5%-0.8%。

预计特朗普在任期第一年会实行扩张性政策,因为共和党同时控制着众议院、参议院和总统之位,他们必须证明自己可以重振经济、保障就业,才能保证连任。特朗普竞选时承诺要控制移民、退出TPP、制裁中国和取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这些都是通胀性的政策。

因此,如果美联储今年12月不加息,明年可能迫于压力将无法采取任何行动来限制特朗普的经济复苏计划。美联储的独立性将受到质疑,因为特朗普的扩张性政策将对预算赤字和国债构成压力。目前美国已经有相当于GDP3%的赤字和76%的国债。名义利率上升1%将增加约0.7%的财政赤字,这在长期来看是不可持续的。

有人认为美国经济恢复对贸易有好处。可是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到目前为止,美国的复苏(比欧洲和日本都要强)对进口增加帮助不大,这主要有三个原因:低油价,国内页岩气产量的增加,以及制造业回归本土。美国经常账户赤字可能增加到GDP的4%左右,但除非对中国和墨西哥实行制裁否则赤字不会改善,然而这又将有损全球贸易。

为什么强势美元对全球经济构成风险?

这是因为全球增长模型过于依赖美国,而其他经济体又在艰难挣扎。欧洲曾经有非常平衡的经常账户,但现在欧洲整体贸易顺差占了GDP的3.4%左右。2016年由于欧元弱势的影响,德国的经常账户盈余达到GDP的8.6%。

日本重新实现贸易顺差,约占GDP3.7%。但日元仍相对较弱,兑美元汇率为107∶1。日本央行的量化质化宽松(QQE)政策既是金融稳定工具,也能确保日本资金外流超过外国资金流入,以防止日元升值。日本央行无限制地以固定利率购买日本政府债,若收益曲线变陡(利率上升时国债价格下跌),能控制持有长期国债的养老金和保险的损失上限。日本的养老金和保险金是美国国债和证券的重要投资者,这主要是因为其高收益以及货币升值的可能性。

简言之,从日本向美国的资本外流有助于日美关系。安倍首相是特朗普当选后拜访他的第一位外国领导人。安倍在向美国展示,日本可以资助特朗普的扩张性政策,前提是美国允许日本重新进行武装。

2007年6月到2015年6月,美国财政数据表明,外国人持有美国证券总额增加了7.3万亿美元,达到17.1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94%。日本已经持有约2万亿美元的美国证券,并且由于顺差,还有大量购买空间。

对亚洲来说,不应过度期待美国的扩张会带来贸易的复兴。另一方面,亚洲投资者将继续购买美元,期待高利率和加快复兴的前景。这将对亚洲汇率构成压力。

当然,美国基金经理可能会开始重新投资亚洲,但由于短期内中美之间贸易制裁和关系紧张的风险,美国投资者可能会暂时按兵不动。如果由于美联储上调利率,亚洲利率相应上升,那么债券市场不大可能有所改善。而权益资本的未来将取决于每个国家如何响应这些全球性不确定性风险。

简言之,金融市场的“特朗普恐慌”还将继续。

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杰出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


(责任编辑:刘晓东)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