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部国学 > 做人做官 >  正文

什么样的人读《论语》?看看你属于哪一类

2017-11-01岳麓书社王立新

  或许大家会问我:这是问题吗?原来这不是问题,现在却是问题。应该说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前没有这个问题,那个时候大家都学《论语》,中国人都学《论语》,每个人都学,这是常规、规矩。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从开始就学儒家经典,就受儒家教育,所谓“人之初,性本善”,是孟子的主张,而“性相近,习相远”,则是《论语》里的话语,搬到《三字经》里了。

  《三字经》是宋代以后的蒙书,就是用来给小孩儿开蒙的最简单的通俗课本,流传广泛,影响深远,学过《三字经》的人都知道《论语》,学完《三字经》以后,还要学《论语》,私塾的塾师都要教《论语》,这是传统社会的规矩,所有受过教育的人都学过《论语》,不读书的人也要学《论语》,这是传统社会的要求。所有的人都学习《论语》,这是传统社会的事实。


  《三字经·百家姓》


  鲁迅的《一件小事》,大家可能在中学都学过,其中有这样一段话语:

  几年来的文治武力,在我早如幼小时候所读过的‘子曰诗云’一般,背不上半句了。独有这一件小事,却总是浮在我眼前,有时反更分明,叫我惭愧,催我自新,并且增长我的勇气和希望。

  我不说这件小事,只说“在我早如幼小时候所读过的‘子曰诗云’一般,背不上半句了”这句话语,意思就是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整天学习“子曰诗云”,“子曰”就是孔子说,“诗云”就是《诗经》上讲。记得不记得是一回事,学没学过是另一回事。鲁迅的同龄人都还在学《论语》,当然这是清朝末期的时候。

  在传统社会里,你要成为一个合格的中国社会成员,就必须从小接受洒扫应对的“小学”教育,知书达理,尊老爱幼,这些都是《论语》最基本的、最平常的,也是最主要、最关键的内容。所以过去不存在“什么人读《论语》”的问题。

  南宋有一儒者叫蔡元定,是著名理学家,也是艺术家,音乐大师,写过一本音乐理论的专著叫《律吕新书》。他是朱熹最得意的弟子之一,也是朱熹最知己的朋友。这个人字季通,是福建人。蔡季通说:“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这话的意思就是:如果这世界没有生出孔子,那么中华民族和中华民族的历史就将永远在黑夜里前行,中国人根本就看不到人文的光明。

  这话是否对呢?应该说在过去没有人提出过怀疑。但在今天有必要向大家提出。因为大家生活在这个经济时代、信息时代、网络时代,在这样一个生活氛围里,不学《论语》一样活,而且活得不错,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睡就睡,该玩就玩,什么都不耽误。怎么能说这是“万古如长夜”呢?据说有位教授曾在课堂上大批此语之非,说难道没有孔子以前,天上就没有出现过太阳和月亮吗?没孔子我们不照样活么?其实大可不必这样哗众取宠,博取无知青年的浅薄一笑。人家蔡元定这句话是从价值上讲的。

  人,是要活出一个价值的,是价值使人生产生光明,有了价值,人生才有亮点,没有价值的人生就缺少人文的光明,人生就如同在黑暗中一样。孔子给中华民族提供了价值,所以说“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人的一生啊,如果一点光明都见不到,只是活着、死去,原来的人死了,现在的人还活着,将来又会死掉,如此暗昧地来,暗昧地去,这还不是如同在长夜中一样吗?这样的人生有美好和幸福可言吗?如果大家都这样如法炮制下去,那人类社会可不就是“万古如长夜”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