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部国学 > 做人做官 >  正文

天下廉吏张鹏翮

2016-12-29中国纪检监察报刘继增 梁淑楠

  清朝康熙年间,曾有一位被康熙誉为“天下廉吏,无出其右”的清官,他的名字与于成龙一样名闻天下,他就是张鹏翮。他任河东盐运使时,曾从山西运城去往河南郏县凭吊苏轼、苏辙墓,在二苏墓前赋诗两首,抒发自己对苏氏兄弟的敬仰之情。他手书的诗刻碑被人们称作护卫陵园的“仗剑侍卫”。

  一

  张鹏翮(1649-1725),字运青,号宽宇,又号信阳子,四川遂宁人。康熙九年(1670),张鹏翮考中进士,他先是在京城做官,一直做到礼部郎中。康熙十九年(1680),张鹏翮转往苏州任知府,不久又转任兖州知府。在兖州时,张鹏翮对过往积压的疑难案件进行了慎重处理,释放了十三位被冤枉的无辜百姓,当地民风为之一变。他下令禁止向百姓收取“火耗”,所谓“火耗”就是碎银子熔化重铸成银锭的折耗,这笔钱大多进入了官员的腰包,百姓苦不堪言。他还十分注重发展兖州的文化教育事业,任内不仅修葺学宫,还主持编纂了《兖州府志》等。离任时,兖州官民拦路哭留,可见他的政绩与受百姓爱戴的程度。

  康熙年间,科场贿赂成风、舞弊严重,康熙对此深恶痛绝,而当时情况最为突出的就是人文繁盛的江南。康熙打算派一位品行端正的官员出任江南学政革除弊端,张鹏翮素有清誉,于是在康熙三十三年(1694),张鹏翮受命担任江南学政。史载任学政期间,张鹏翮铁面无私,“矢志矢公”。当时有些考生手持京城权贵的亲笔推荐信,要求学政在科考时给以便利,这些人慑于张鹏翮的正气,在学政衙署前徘徊了很久,最终还是不敢将推荐信投给他。他秉公主持科考,选拔了许多有识之士,但没有一个是因为与他有私交而选上的。

  因为张鹏翮履职尽责不避权贵,康熙年间的许多重大疑难案件,朝廷总是派他查办。康熙三十六年(1697),川陕总督吴赫遭人指控贪污贫民籽粒银。为鼓励民众开垦荒地,清朝允许民众向官府借种子,等荒地垦熟后向官府偿还“籽粒银”。时任都察院左都御史张鹏翮与刑部尚书傅腊塔奉命前去调查,由于此案颇为复杂,第一次调查并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直到三年后开始的第二次调查才将事情真相查出。康熙对张鹏翮在陕西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他赞扬张鹏翮在陕西“一介不取,天下廉吏,无出其右”。

  张鹏翮不仅是一位清官,还是一位水利专家。康熙三十九年(1700),张鹏翮接替于成龙任河道总督,为治理黄河、淮河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雍正三年(1725),张鹏翮逝世,谥文端。雍正赞誉他“志行修洁,风度端凝,流芬竹帛,卓然一代之完人”。五年后,张鹏翮入祀贤良祠。

  

  康熙二十五年(1686)八月,时任河东盐运使的张鹏翮在完成运城城池重修工程后,赶赴郏县拜谒苏轼、苏辙兄弟墓冢。

  苏轼谥号为文忠,这是他逝世后宋孝宗于乾道六年(1170)颁赐的。谥号不能随意取,而必须遵循有着悠久历史的谥法。虽然谥法对“忠”有特定的含义,但张鹏翮对“忠”却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在《信阳子卓录》卷四《修己》中说:“忠臣必廉,而廉者必忠;奸臣必贪,而贪者必奸。”

  在张鹏翮看来,忠与廉是紧密相连、不可分割的。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认识,苏轼才在张鹏翮的心中占有非同他人的分量。苏轼身处逆境时,“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他曾建言宋哲宗,考察官吏要把“廉”放在首位;他写过《六事廉为本赋》,告诫同僚也告诫自己“功废于贪,行成于廉”;他临终前留下了“至今不贪宝,凛然照尘寰”的绝笔诗。这样一位廉吏,必是一位忠臣。

  这次拜谒,张鹏翮留下了两首诗,第一首是《苏坟夜雨次韵》:

  休道峨眉紫气多,

  文章千古重东坡。

  神归天上为霖雨,

  碧化长空作汝河。

  马鬣当年埋宋璧,

  夕阳此日听樵歌。

  春流不尽忠魂恨,

  万壑涛声涨绿波。

  张鹏翮在诗中用了“苌弘化碧”这个出自《庄子》的典故。苌弘是周朝的一个大夫,他的忠诚不被君主所信,最后蒙冤而死,蜀人怜悯他,将他的血盛在木椟中,三年后血化成了碧玉。张鹏翮感叹苏轼的忠魂与郏县的山水已经融为一体,默默滋养着郏县人。

  或许,张鹏翮不会想到,在写下这首诗后的第二年,有一位郏县人任临城(属今河北邢台)知县,他的名字叫赵光显。地方志记载赵光显清廉寡欲、爱民勤政、甘于奉献,最后因病死于任上。时任直隶巡抚于成龙,痛惜赵光显英年早逝,为之题赠“千百遗爱,空留碑泪”。

  张鹏翮留下的第二首诗是《吊二苏坟用原韵》:

  双璧佳城在此中,

  九原并蒂作芙蓉。

  峨眉月冷鹃声断,

  南国香销马鬣封。

  绝代勋名伤往事,

  千章古木乱疏钟。

  光芒万丈知难掩,

  一夜风雷起卧龙。

  以楷书见长的张鹏翮题写了这两首诗,并命人镌刻在石碑上。张鹏翮的楷书“若大臣冠剑,俨立廊庙”,这块石碑也被誉为护卫陵园的“仗剑侍卫”。后世为政不廉者前来拜祭苏轼,见到张鹏翮的诗刻碑无不心中寒颤,其附庸风雅留下的石碑也只得退避三舍,不敢与之比肩。

  自誉“生前树勋业,死后留文章”的毕沅是乾隆二十五年(1760)的状元,历任陕西巡抚、河南巡抚、湖广总督,同时还是一位满腹经纶的学者。毕沅对苏轼极为敬佩,他与幕僚每年都会在东坡诞辰日举行祭祀和诗文唱和活动。郏县的苏轼墓,毕沅自然也不会错过。乾隆五十年(1785),时任河南巡抚的毕沅来郏县拜谒苏轼墓冢,并写了一篇《祭苏文忠公文》刻石留念,立碑地点却选在享堂的东北一隅。

  考诸史籍,毕沅为官不知防微杜渐,声名不佳,他任湖广总督时,民间有一首这样的民谣形容他的贪婪:“毕如蝙蝠,身不动摇,惟吸所过虫蚁。”毕沅死后,因被发现贪污军费二万九千两,而遭到“夺世职,籍其家”的严厉惩处。

  廉者在历史上留下的是美名,贪者在历史上留下的是恶名,苏轼、张鹏翮、赵光显和毕沅的事迹,今人不可不引廉者为榜样,以贪者为警戒。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