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部国学 > 做人做官 >  正文

何武的露章公议

2016-12-23中国纪检监察报国瑞巡

  何武(?-公元 3 年),字君公,蜀郡郫县(今四川省郫县北)人。他为人仁厚,爱褒奖他人的长处。一生历任太守、刺史、御史大夫、大司空、前将军等官职,封汜乡侯。

  何武兄弟五人,当初都在郡府里担任郡吏,在当地很有权势。何武有个弟弟何显,家人从事商业活动,具有商人户籍,却总是不交纳赋税,在县里拖欠了很多税款。县里主管税务征收的啬夫(下级官吏)求商反复催缴,何显置之不理,无奈之下求商派人捉拿了何显家的人。何显发火了,要从公事中找个借口中伤求商。何武知道了此事,阻止何显说:“不能这样做,我们都是官府的人,为国家办事,应该给百姓做出榜样。现在,我们的租赋徭役不在众人之前完成,反而拖欠不缴,以公事为重、不徇私情的啬夫这样做,不是应该的吗?”何显被何武说得哑口无言。

  何武不但阻止了弟弟的报复,还把这事告诉了太守,赞扬求商不徇私情的品格。太守于是提拔求商担任了更高职务,州里人听说这件事后都很敬服何武。

  何武后来到长安研习《易经》,在考试中以“射策甲科”的优异成绩被授以郎官之职。不久,又被提拔为雩县令。后来因为一些事情被免,但何武的名声越来越大,太仆王音向朝廷推举他为“贤良方正”人才,他被征召进京参加对策考试,又获得通过,这次他被提拔为谏大夫,后来升迁为扬州刺史。

  刺史,是被派遣到地方代表朝廷对郡县长官进行监察、考核的专员,级别不高但权力很大,职责也很重要。何武来到扬州后,以深入调查访问为主要途径,对发现的问题线索认真勘查核实。因此掌握了许多第一手的材料,然后他才写成奏章向皇帝上报,如实反映地方官吏的政绩,举劾有劣迹的官员。但何武履职自有特殊之处,他采用了“露章”的方法。首先,在上报之前将这些奏章公布于众,让吏员和百姓都了解报告的内容,做到公开透明;人们可以对奏章内容公开评议。第二,经过大家的评议,即使证明这些上奏报告的材料是确实无误的,何武也不立即上报。他的做法是先跟被检举的官员谈话,指出其错误或过失,并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再根据其态度决定是否上报。如果哪个官吏愿意改正自己的错误,并在今后有具体的改正表现,就取消对他的上报、举劾;如果不法官员坚持自己的错误,不收手,不收敛,那么,不但要将这些报告上奏朝廷,还要加上严肃之词,建议朝廷严加处罚。

  何武出外巡行视察,还有另一个特别值得赞扬的地方。他每到一地,总是先到学宫去,亲自考查诸生的诵读情况,让诸生们讲一讲经书,再问一问他们学习的心得和收获,做完这些事之后他才进入官设的传舍,拿出簿记册子来,查问当事官员垦田多少、五谷好坏等,然后他再去拜见主官。何武巡视时总是按照这一顺序,从不错乱。他把巡视工作同思想文化的熏陶和读书教育的普及结合起来,他的巡视不仅仅是查处和惩罚,还从根本上着眼,把长远与当前结合起来考虑。

  他这样严肃认真地做事,也引起许多非议。扬州辖下的九江太守戴圣,行为和行政大多不循法规,但他是著名的儒生,因精通《礼》而被称为“小戴”,前任刺史因此宽容了他。何武担任本州刺史后,工作抓得很紧,巡视部属、考察刑政、审察囚犯的罪状及判处情况,发现被检举的人和事后,就交给当地郡国去处理。面对这些,戴圣却很是不以为然,说:“何武这小子懂得什么,他这样做只不过是扰乱当局的治理而已!”何武秉公查实了戴圣的罪行,准备处理他,戴圣听到消息害怕了,自动辞了职。后来戴圣又做了朝廷的博士,在朝廷里诋毁何武。何武知道了,却没有公开戴圣的罪行。而戴圣儿子的门客聚合成群盗,为害一方,官吏将这些盗贼逮捕归案,拘囚在庐江县,戴圣以为何武会报复他及家人,但何武依法公正地进行了判决,只是严肃地处理了涉事犯法的门客。戴圣内心惭愧,非常敬服何武,从此以后,何武每次到京城奏事,戴圣都登门拜访。

  何武做刺史不徇私情。当初何武担任郡吏的时候,太守何寿特别厚待他。何武做扬州刺史的时候,何寿在朝廷做大司农,是朝廷的高官,他的侄子担任庐江长史,正在何武管辖的区域。有一年何武到长安奏事,正好何寿的侄子也到了长安。何寿摆设酒席请何武的弟弟何显和他的好友杨覆众等人饮酒,想通过何显和杨覆众向何武说情。喝到半酣时何寿叫侄子出来相见,对何显说:“这个人是庐州长史,因为才能低下,至今没有被刺史(指何武)召见。”意思是没有得到何武的关照。何显很惭愧,回来后把这话告诉了何武,何武义正词严地说:“刺史自古以来就是皇上所任命的重臣,应该做一州的表率,其职责在于进善退恶。只有政绩特别卓越的官吏和百姓中隐居的人才,才能被召见,而不应当私下里召见和询问什么。”在何显、杨覆众极力劝说下,何武没办法,只是在适当场合召见何寿的侄子见了一面,公事上并无任何越规照顾。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