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部国学 > 做人做官 >  正文

奉公终身事 廉洁在其中

2016-12-21中国纪检监察报范仁碧

  李勉(717年-788年),字玄卿,别称李汧公,宋州宋城县(今河南商丘)人,唐朝宰相、宗室;先后任过县尉、监察御史、京兆尹兼御史大夫、节度使、工部尚书、宰相等多种军政要职。李勉从入仕到老死,为官50余年,始终清廉正直,关心民瘼。贞元四年(788年),李勉病逝,终年72岁。册赠太傅,赐谥贞简。

  秉公执法,惩治污吏。李勉所处时代,官场贪污受贿成风,为整饬吏治,李勉严刑峻法,惩治污吏。他就任开封府尉的第一天,就贴出告示:“凡受贿者,须在三天内自首,过日者舁榇相见。”“舁榇”者,抬着棺材也。告示贴出后,不料府中有一个自恃有点背景的污吏,故意接受人家的贿赂,又特意放出风来让李勉知道,给李勉一个下马威。李勉召集吏卒们说:“有人接受了人家的贿赂,我都知道了,希望尔等自首,但不得超过三天,逾期不交代的,你抬着棺材来,咱们再说话。”那位污吏还是满不在乎。过了期限后,那位污吏真的让人抬着棺材去见李勉,说:“你不是说抬着棺材相见吗,我这就来了。”李勉在弄清真相后,说:“故意受贿枉法,罪加一等。”对方不以为然。李勉毫不客气,令人当场将其拿下,依律处死。从此,开封府中那些暗藏私心的官员,见了李勉无不心惊肉跳,再也不敢贪污受贿了。

  为政简肃,匡邪扶正。李勉为政崇尚简明严正,清廉简易。公元767年,李勉任京兆尹兼御史大夫。当时宦官鱼朝恩为观军容使,知国子监事(国子监:我国封建时代的教育管理机关和最高学府),每到国子监视学,随从数百,威宠显赫,震惊一时。前任京兆尹黎干阿附宦官鱼朝恩,鱼朝恩每次到国子监,黎干都要动用京兆府的人力,办几百人的宴席接待鱼朝恩,鱼朝恩还是不甚满意。后来,李勉继任京兆尹,鱼朝恩又要来国子监,府吏告诉李勉,也要像以前那样接待鱼朝恩。李勉说:“军容使鱼朝恩官职判国子监事,我到太学(我国古代设于京城的最高学府)来见他,应该他宴请我。我担任京兆尹,如果军容使鱼朝恩到我京兆府,我岂敢不准备饭菜呢?”鱼朝恩得知后衔恨在心,以后再也不到太学去了。

  廉洁自持,奉公行事。李勉为宦时期,藩帅节将多暴虐百姓,聚敛无度,他们“视一境,如一室,刑杀其下,不啻仆畜。厚加剥削,名曰进奉,其实贡人,仅百一耳。”而李勉驻节地方20余年,自奉简朴,私财一无所取。769年,李勉任广州刺史兼岭南节度观察史,此时的广州“地当会要,俗号殷繁,交易之徒,素所奔凑”。李勉到任后,对商人更加抚慰,有船舶来全都不检查,并规定商船入口,不许侵夺;对国外来贸易的商船从不利用权势侵夺财物。一年后广州商船如织,仅国外来广州的船只由过去的四五艘增加到四十余艘,经济很快繁荣起来。许多商人为感谢李勉,送来厚礼,都被他婉言拒绝。他卸任回朝,特意在石门(今湖南石门)停下舟船,将家人所带的各种南方珍宝搜出扔进江里,受到当地人的广泛赞扬,后来“江中沉宝”的故事传颂千古。李勉任官很久,身为将相,从不装饰他的车马及用品;他所得的赏赐,全都分赠给亲戚朋友。李勉性情坦率素淡,为政清廉简易,死后,家无余财。“为官五十余年,清风两袖;过手万千财物,一无所取。”这是后人为赞颂李勉而写的一副对联。史称李勉:“身殁而无赢藏。其在朝廷,鲠亮介直,为宗臣表。”

  清除私心,不取私财。“李勉埋金”(又名“信而葬金”),说的是:李勉少年时家境贫寒,在梁宋地区(今河南开封商丘一带)游历,与一个儒生同住一家客栈。儒生病重,临死前将自己带的金银交给李勉道:“希望你用这些钱将我埋葬,多余的金银就送给你。”李勉为使他安心而逝,答应了儒生的要求。安葬儒生后,还剩余相当数量的金银,李勉暗中将剩下的金银放入儒生的棺材里一同埋葬。后来,儒生的家属来向李勉道谢,李勉与他们一同挖开坟墓,拿出金银交给儒生的家人。

  不论是为官还是做人,李勉都清正廉洁,奉公行事,深受人们的赞扬。唐朝思想家陆贽评价李勉:“汧国公李勉,忠信孝友,直方简俭,达君臣父子之际,知礼乐教化之端。虚澹保和,贞明寡欲,求旧则德懋,叙亲则属尊,师范国储无易其选。”李勉死后,德宗怜悯伤悼,册书追赠为太傅,丧葬由官家办理。吏民立碑以颂其德。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