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部国学 > 做人做官 >  正文

晚清重臣阎敬铭的家风故事

2016-12-15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在山西运城永济市虞乡镇楼上村,有一座不事雕琢、自然质朴的庭院,是晚清重臣阎敬铭及其后人的居所。来到这里,如果没人介绍,单从表面上看,很少有人会把这座宅院与宰相故居联系起来,因为无论从规模大小还是豪华程度,这座宅院都与同为清朝宰相的陈廷敬的故居相去甚远。

  与简洁朴素的建筑风格相应和,宅院正院门楼上题刻着由阎敬铭亲自撰写的一副楹联,“处物要吃亏立身要吃苦,治生不求富读书不求官”。这副楹联,包含着不怕吃亏、甘于俭朴的人生态度,包含着不计较个人得失、不为功名利禄所困的旷达情怀,既是阎敬铭一生治学、为官、做人的深刻体会,也蕴涵着其对子孙后代的谆谆教诲。100多年来,阎氏子孙坚持和传承这些家训,勤奋努力、不怕吃苦、不斤斤计较,在各自岗位、各自领域,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取得了不小的成绩。

  讲究吃穿的人怎能成事

  阎敬铭,字丹初,清朝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进士,历任山东巡抚、户部尚书、兵部尚书、军机大臣等职,是清末著名的能臣、廉吏、理财家,被世人称为“救时宰相”。阎敬铭一生崇尚简朴,无论是生活还是公务,都秉持着勤俭、廉洁的态度。

  做地方官时,不管到哪里任职,阎敬铭都要在衙署大堂后面放一架纺机。他在堂前会见下属、处理公务,他的夫人就在后面纺线织布,纺机的吱呀声时断时续地传到堂前。为此有人暗中嘲笑他,他不仅不以为意,反而总在会见下属时,指着自己的棉袍骄傲地说:“此中之絮,内人所手弹也。”

  阎敬铭衣着简朴,其实是为了提醒自己时刻牢记百姓疾苦。受朝廷委派到山西视察赈灾事务时,他听说当地百姓贫困,穿不起好布,只能用一种叫褡裢布的粗布做衣服。阎敬铭便请夫人用褡裢布给自己做了袍褂。下属官员得知后,都收敛了很多,不敢在生活上过于豪奢。但也有些官员想要投其所好,专门买褡裢布做衣裳,一时间竟导致褡裢布价格猛涨。一位姓白的新任知县想要提醒阎敬铭,就穿着绸缎衣服去见他说:“卑职刚来,所得的俸禄不多,买不起褡裢布,只能穿着旧衣服来了。”阎敬铭听出了弦外之音,没有为维护自己的面子对这名知县发火,而是及时制止了这股因褡裢布而起的媚上之风,使百姓免受布价上涨之苦。

  阎敬铭的勤俭,不仅仅是对自己和家人,对待国政也是如此。作为户部尚书,也就是财政大臣,阎敬铭一直坚持开源节流、量入为出,甚至为了给朝廷省钱而顶撞慈禧太后,并因此被免职。《南亭笔记》卷六还记载了阎敬铭主持户部时,勤俭节约的一件小事。军机处退朝后,户部尚书阎敬铭到直庐(官员值班室)办事,发现茶房居然在值班室放了两种点心供官员食用。阎敬铭以为太过浪费,就下令裁撤了。对这一做法,同事、下属多有不满,故意向其抱怨肚子饿,他听后默不作声,只是从袖子里取出自带的麻花、烧饼旁若无人地吃起来。此后,再也没人抱怨。

  之所以诸事坚持勤俭,是因为在他看来,“必廉乃能勤,必俭乃能廉。吾以此相士,百不失一。”意思是说,勤俭生廉,廉洁才能成事,他以此规律对照过许多官员,百人无一例外。咸丰八年(1858年),有人向其推荐了位“能人”。阎敬铭请他吃饭,发现此人不仅穿着过分讲究,还嫌饭菜简朴不肯下筷。阎敬铭观此情景叹息道,像这样讲究吃穿的人,怎能与之共事?怎能成事?坚决辞退这位“能人”。其后,这位所谓的“能人”果然终其一生无所建树。

  街巷不为子侄宽

  从地方小吏到中枢要员再到触怒慈禧被免职,阎敬铭的宦途可谓历经沉浮。这一过程中,阎敬铭对为人处世、谋事为官有了深刻的体悟。而这些体悟,也反映在他对子女及族人的教育中。

  光绪十年至光绪十一年(1884—1885年),任户部尚书、军机大臣、授东阁大学士期间,即使公事极端繁忙,年近古稀的阎敬铭仍不忘教诲其子。这两年间,仅训诫、嘱托其子阎乃林、阎乃竹的家信,就达二十余件之多。光绪十年二月十三,阎敬铭写信叮嘱子女要坚持勤俭为本、吃苦耐劳、切勿占人便宜,“谨之又谨、俭之又俭,做人要吃苦,交人要吃亏。此四语必切记力行”……字里行间,满是对子女的谆谆告诫。二月二十二,就阎乃竹的婚事,阎敬铭再次写信强调节俭,“三月可到婚期,自在十一日,一概不收礼物。诸凡俭省,切勿张罗夸耀,至要、至要”。一生清廉的阎敬铭,在家信中也常常告诫其子要防微杜渐。光绪十一年二月初五,阎敬铭在信中要求子女,“总之,各官署概少来往,官乡朝邑,解州礼物一切不收为要”。

  对族人,阎敬铭的要求也很严格,即使为官外地,一旦听说族人的不足之事,便会写信训诫。有一年,已经是军机大臣的阎敬铭听说有一个侄儿在赵渡镇横行乡里,欺凌百姓。他知道如果只是写信斥责这个侄子,恐怕起不到很好的效果。于是他给这个侄儿写了一封信,让他转告乡亲们把赵渡镇巷道两边住户的墙都往后移,拓宽巷道,缘由却没有写。这个侄子得意扬扬地把信给乡邻们看,乡邻们觉得很奇怪:拆屋建房对百姓来说是大事,阎大人怎么会无端地要求百姓拆墙修路?他们恳请这位阎家子弟去京城找阎大人问明原因。等到侄儿因此到京城拜见他时,阎敬铭指着侄儿的鼻子训斥道:“我看赵渡镇的街巷不够宽,都不够你横行霸道了!所以我让他们拆房子给你让道,方便你横行!”侄子这才认识到自己的不对,连连认错。这件事传到乡里,百姓们都夸阎敬铭是一个不纵容族亲的好官。

  吃亏吃苦,淡泊守志

  在阎敬铭的言传身教下,阎氏家风在其后代身上得到了传承。阎敬铭有三个儿子。长子以举人入仕,官声清廉;次子不仕,务农守业;三子阎乃竹考中进士,官至山西河东道道员,是维新变法的有力支持者。

  阎乃竹深受父亲“治生不求富读书不求官”这一家训的影响,出仕为官不以获取个人的功名利禄为目的,而是时刻关心民族和国家的命运。阎乃竹曾随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张荫桓出访欧洲,并因表现突出而受到嘉奖。戊戌变法中,阎乃竹是维新派的重要骨干,与康有为关系密切,与“戊戌六君子”之一杨深秀是换帖兄弟。他创办了“关西学会”,参加了“保国会”,一心挽救颓败的清政府。变法失败后,他对朝廷也彻底失望,毅然挂冠回家,在王官峪隐居起来。阎乃竹还把父亲所作的《不气歌》刻在了家中照壁上——“他人气我我不气,我本无心他来气”“我今尝过气中味,不气不气真不气”。在其中,我们既可以读出阎敬铭父子坦荡的胸怀,也可以读出他们有意为国出力却难以抵抗黑暗时局的无奈之心。

  阎敬铭所立的“处物要吃亏立身要吃苦”的家风,也为其后辈所继承。作为阎敬铭的孙辈之一,阎孝损一共有九个孩子,其中阎悌律等三人在永济老家,阎悌徐等六人生活在北京。文革后落实政策,政府归还了阎家的一些房产。在寸土寸金的北京,那是一笔十分可观的财富,但九兄妹视之淡然,简单商量后决定由生活比较艰难的兄妹继承,其他人分文不取。

  时至今日,阎敬铭所倡导的家风,依然对阎氏子孙有深刻的影响。出生在山西永济的阎悌徽,今年已81岁,是阎孝损的女儿,阎敬铭的重孙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阎悌徽和爱人在陕西米脂县医院工作。两人都是主治医生,忙起来不分白天黑夜。而且每逢出诊,阎悌徽和丈夫常要骑着自行车风风火火跑几十公里路。“忙完以后,还能吃一顿四毛钱的补助餐,很美味。”在阎悌徽老人的记忆中,工作虽然累但并不辛苦,“看着病人脱离危险,心里满是快乐和欣慰。”在阎悌徽和爱人的影响下,他们的儿子范涛也选择了从医,并通过刻苦努力、勤学不辍,成为了国内知名的脊髓脊柱疾病专家。(资料提供 阎悌律 阎悌徽 朱天运)

  楹联拾趣

  楹联也称对联,是写在布、纸上或刻在木板、柱子上的对偶句,因通常张贴悬挂在殿阁堂宅的楹柱上而得名。传统对联声调协调、对仗严谨。

  楹联的诞生是桃符和联语相结合的结果。桃符是历史悠久的民俗文化,古时人们在新春将至时把神像画在桃木板上挂在大门两边,用于辟邪。而联语是由对偶句演变而来,但联语在结构和韵律上有更严格的要求。当人们把联语写在了桃符上,就产生了楹联。五代后蜀主孟昶在新年来临之际在桃符板上写下“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这说明早在一千多年前,楹联就已经诞生了。

  楹联在宋元时期还是文人雅士的专属,它真正走入民间则是由明太祖朱元璋推动的。《簪云楼杂说》中记载,朱元璋在除夕之日传旨:“公卿士庶家门上须加春联一副。”圣旨颁下之后,朱元璋还微服来到街坊,品读家家户户贴出的对联,与民同乐。从此,楹联走入了寻常百姓家,贴春联也成为了春节风俗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楹联文化在清代达到鼎盛,楹联的结构更加严谨,分类更加细化,用途更加广泛,逐渐成一种有别于诗词曲赋骈文的独立文体,更以春联、寿联、挽联,门联、厅联、庙联,名胜联、商业联、游戏联等多种形式和用途进入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除了以用途区分类别外,楹联还可按字数长短分为长联、中联、短联;按主题分为节令联、喜庆联、题赠联、学术联、杂感联等等。如果按联语来源来分,还能分为集句联、集子联、摘句联和创作联。

  一副好的楹联,不仅要对仗工整、平仄和谐,还必须文意切题,也就是说要切人、切物、切时、切景。正是为了切题,人们常常在家中大门两侧、正厅、会客处、书房等地悬挂表明人生态度或用于劝勉的楹联。这些楹联往往承载了一个家庭,乃至一个家族的家风。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