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部国学 > 做人做官 >  正文

秦朝御史

2016-12-08中国纪检监察报国瑞巡

  秦朝已有专司监察的御史,这些御史也常奉秦始皇的命令出巡,他们的活动可见于史书记载,但由于秦二世而亡,时间短暂,史书的记载不多。

  秦朝的御史留下姓名的,首数曾任过御史大夫的冯劫。冯劫出生世家。其先祖冯亭曾任韩国的上党郡守。秦灭韩国,攻打上党,截断了上党通往内地的主要通道——太行道,上党失守。冯亭在最危急时刻进入上党城坚守,直到赵国的军队前来接手。赵国封冯亭为华阳君。与赵将赵括一起抵抗秦军,后来战死于长平。冯家在战乱中流离失所,冯劫一直流落至秦,在秦国受到重用,其伯父冯毋择、父亲冯去疾以及冯劫本人都在秦担任高官。冯去疾是秦的右相,冯劫则任御史大夫。御史大夫是秦专司监察的御史系统的领袖,参与最高决策,因此,冯家父子都活动在秦朝的政治庙堂之上。关于冯劫的事迹记载主要有两条。一是参与皇帝体系的创制以及秦郡县制确定,二是劝诫秦二世的暴政。

  秦国完成统一大业后,秦始皇命令丞相王绾、御史大夫冯劫商量制定秦国的制度,始皇历数统一六国的功业,并要求制定出与前世不一般的帝王制度。丞相王绾、御史大夫冯劫、廷尉李斯等说:秦王功业超过三皇五帝,平定了天下,在全国设置郡县,法令归于一统,这是亘古不曾有之伟业,所以建议秦王称为“泰皇”。发布的教导称为“制书”,下达的命令称为“诏书”,天子自称为“朕”。秦王接受了他们的建议,说:“去掉‘泰’字,留下‘皇’字,采用上古‘帝’的位号,称为‘皇帝’,其他就按你们议论的办。”这段史书记载,说明秦朝御史大夫的地位与丞相、廷尉并列,参与最高决策。

  冯劫的第二件事迹是劝诫秦二世停止暴政,以致以身殉职。秦二世胡亥即位后,宠信并依靠赵高,经常在一起密谋,借出巡视察之机,剪除那些权势在握有反抗能力的力量。胡亥问赵高说:“我继位后,大臣们心有不服,官吏们都有势力,我该怎么办呢?”赵高说:“有些话我本来想说没敢说,先帝在位时的大臣,都是些世袭的贵族名门,建功立业,世代相传。而我赵高出身卑微,幸蒙陛下抬举,现在身居高位,管理朝廷事务。大臣们心怀不满,只是表面服从,内心并不认同。现在皇上出巡,何不借此机会查办郡县守尉中的有罪者,建立皇上的威严,诛杀皇上不满意的人。希望陛下能顺应时势,切勿犹豫。英明的君主收纳举用那些过去被弃不用的人。让卑者显贵,让贫者富裕,让疏者亲近,这样就能上下团结,国家安定。”二世拍案说:“好!”二人一拍即合,胡亥在赵高的唆使之下,借巡视之名滥杀无辜。秦二世这次出巡碣石、会稽、辽东,途中制造不少冤案,编织罪名诛杀大臣,连带拘捕近侍小臣中郎、外郎、散郎。秦始皇的六个皇子和十位公主被杀死在杜县,皇子将闾兄弟三人被囚禁在内宫,秦二世派使者对将闾说:“你们不尽臣道,当判死罪。”将闾说:“宫廷的礼节,我从来不敢不听从掌管司仪的安排;朝廷的秩序位次,我从来不敢有失礼节;奉命对答,我从来不敢说错话。怎么能说我们不尽臣道呢?我们希望能知道罪名再死。”使者说:“我不能参与谋议,只是奉命行事。”将闾仰天大喊:“天啊!我没有罪!”兄弟三人流着眼泪拔剑自杀。大臣们进谏的被认为是诽谤,因此大多数大臣为保住禄位而屈从讨好。

  秦二世巡行回来后,居住在深宫之内,只跟赵高一个人决定各种事情。大兴土木,严法苛税,导致民不聊生,各地农民起义风起云涌。赵高弄权,指鹿为马,整个朝廷乌烟瘴气。

  这个时候冯劫已经不担任御史大夫,见于《秦始皇本纪》中,此时的御史大夫是一个叫“德”的人,冯劫改任将军。但冯劫仍履行批评劝诫之责。他与父亲右丞相冯去疾、左丞相李斯一起进宫求见胡亥,进谏说:“关东各路盗贼纷纷揭竿而起,朝廷派兵前去诛讨,死人无数,反叛仍不能平息。盗贼多都是因为戍边、运输、劳作的事情太劳苦,赋税太重,才起兵反抗。我们请求暂停宫殿的修建,减少戍边兵役和运输徭役。”冯劫等人的劝诫被二世拒绝,胡亥说:“我身居万乘之高位,却没有万乘的实际,我建造千乘车驾,设立万乘徒属,使我的名实相符。再说,先帝以诸侯起家,兼并了天下,天下平定,对外用兵外族以安定边境,对内修建宫室以显示成业,先帝功成业就,是各位所见。而现在盗贼纷起,你们不能禁止。如此不能报答先帝,不为我尽忠尽力,你们还凭什么身处高位呢?”秦二世非但不接受冯劫等人的劝诫,反下令将冯去疾、李斯、冯劫交给狱吏,审讯追究三人的罪过。冯去疾、冯劫父子俩在狱中受尽折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说:“身为将相,不能受到侮辱。”父子双双自杀身亡。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