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部国学 > 寓言今思 >  正文

淳于獝入赵

2017-06-26古诗文网刘基

【原文】

  公仪子为政于魏,魏人淳于獝(xu)以才智自荐。公仪子试而知其弗任也,退之。淳于獝之西诃,西河守使人道而入餐,赵人以为将。西河守谓公议子曰:“是必疚①赵矣,赵疚魏国之利也。”公仪子愀然②不悦曰:“如大夫言,是魏国之耻也。昔者,由余戎③人也,由余入秦,秦穆公用之,由余贤,秦人不敢轻戎,或惧赵人之由是轻魏也。”

【译文】

  公仪子在魏国执政,魏人淳于獝凭才智毛遂自荐。公仪子通过对他考试而知道他不能胜任,便辞退了他。淳于獝到西河,西河太守派人把他推荐给赵国,赵国人让他做了将军。西河太守对公仪子说:“赵国一定是久受病害,赵国久受病害,对魏国是有利的。”公仪子神情严肃不高兴地说:“如果真像大夫所说的那样,这是魏国的耻辱。从前,有个叫由余的人是西戎族人,由余进入秦国,秦穆公重用了他。因为由余贤良,秦人不敢小看戎人。我害怕赵国由于这件事而小看魏国。”

【评语】

  做人处事需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倘若一味玩弄阴谋,使用诡讦,大则有损国格,小则有损人格。阴险狡许,即使侥幸得逞,也为正人君子所不齿,况且有时还会弄巧成拙呢?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