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部国学 > 寓言今思 >  正文

规执政

2017-01-04古诗文网

【原文】

  郁离子谓执政曰:“今之用人也,徒以具数与,抑亦以为良而倚以图治与?”执政者曰:“亦取其良而用之耳!”郁离子曰:“若是,则相国之政与相国之言不相似矣。”执政者曰:“何谓也?”郁离子曰:“仆闻农夫之为田也,不以羊负卮;贾子之治车也,不以豕骖服。知其不可以集事,恐为其所败也。是故三代之取士也,必学而后入官,必试之事而能然后用之,不问其系族,惟其贤,不鄙其侧陋。今风纪之司,耳目所寄,非常之选也,仪服云乎哉?言语云乎哉?乃不公天下之贤,而悉取诸世胄昵近之都那竖为之,是爱国家不如农夫之田、贾子之车也。”执政者许其言而心忤之。?

  ——明·刘基《郁离子》

【译文】

  郁离子对执政者说:“如今录用人才,是只凭凑数呢,还是认为贤良而依靠他图谋治国呢?”执政者说:“也就是选取那些贤良者而录用的!”郁离子说:“倘若如此,那么相国的做法和说的话就大不一样了。”执政者说:“为什么这样呢?”郁离子说:“我听说,农民耕田,不用羊负軛;做买卖的商人赶车,不用猪担任骖服。因为他们知道它们不可能成事,恐怕被它们坏了事啊。所以夏、商、周三代取士的办法,首先必须学习,而后才可做官;必须用处理政务考核他,若有才能,就录用他。不管他的世系家族如何,只看他是否贤良,不轻视那些有才德而地位卑微的人。如今担任法度纲纪职务的人,寄托着一个国家如同耳朵、眼睛那样重要的使命,要严格选拔。只看仪表服饰行吗?只看言谈举止行吗?你却不能公平对待天下的贤士,而录用的全是那些世家贵族的后代、与自己关系亲近的纨绔子弟为官。你这样爱国家的做法,还不如农民爱耕田、商人爱车马的做法呢。”执政者虽然口头上同意郁离子的话,但内心却反对他的主张。

【寓言哲思】

  为国家选拔人才,应该出于公心,要尊重人才,注重才德,举贤授能,任人唯贤,而不能图谋私利,任人唯亲。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