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部国学 > 寓言今思 >  正文

石激水

2016-12-30古诗文网刘基

  【原文】

  郁离子曰:“石激水,山激风,法激奸,吏激民,言激戎,直激暴。天下之纷纷生于激。是故小人之作乱也,繇其操之急,抑之甚,而使之东西南北无所容也。故进则死,退则死,进退无所逃也,则安得不避其急而趋其缓也哉?夫人之有欲如婴儿之欲乳也。吾力不足以遏之,而又不能舒徐以开之,委曲以道之,乃欲以一介之微挫其锋于顷刻,是何异乎以唾灭火,以瓠捍刃也哉?圣人知其无益也,故曰:‘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及其见阳虎也,则应之曰:‘诺,吾将仕矣。’ 而不与之争也。陈恒弑其君,告夫三子,不可,则曰:‘以吾从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而不与之辩也。夫如是何激之有哉?是故鲧堙洪水,禹乃导而疏之,然后地平天成之功不在鲧而在禹,何也?激不激之谓也。”

  ——明·刘基《郁离子》

  【译文】

  郁离子说:“石阴遏水,山阴遏风,法阴遏奸邪,官吏阻遏民,言阴遏征伐,公正阴遏暴虐,天下的各种事端,都从阴遏中产生。所以小人作乱,是由于统治者操之过急,抑制过甚,就使得他东西南北无处容身。因此前进就死,后退也死,进退无处逃,怎么能不避开危急的而趋向和缓的呢?人们的欲望如同婴儿想吃奶一样。我的力量不能够阻止它,而又不能舒缓地开导它,曲折地疏导它,却想用轻微的一点力量在顷刻之间挫败它的锋芒,这和用唾味灭火,用葫芦抵挡刀刃有什么不同呢?圣人知道那样做无益,所以说:‘人如果不讲仁义,痛恨到了极点,就要出乱子了。’到他遇见了阳虎,就应承他说:‘啊,我将要做官了。’而不同他抗争。陈恒要杀掉他的国君,告诉了他的三个儿子,他们不同意,他就说:‘因为我是跟随在大夫之后的,不敢不告知啊。’却不同他们争辩。那如果像这样做,还有什么可阴遏的呢?所以鲧治水是采取堵塞洪水的办法,禹治水却引导而疏通它,这样到后来地平天成的功绩不在于鲧而在于禹。为什么呢?这就是阴遏和不阴遏的道理。”

  【寓言哲思】

  鲧治大水,堵而不疏,洪水泛滥,身首异处,大禹治水,疏而不堵,百川归海奇功乃成。人心之杂、人事之难,世界广大,世界纷繁,如果着眼于堵,则防不胜防,只有善于疏导,化解矛盾,才能人心归附,天下太平。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