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部国学 > 国学故事 >  正文

史上最神秘的“马甲”:点醒了孔子屈原的渔父究竟是谁?

2016-12-08广州日报刘黎平

  熟悉《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此书开头用了明朝杨慎的一首词,慨叹英雄已成往事,历史已成烟云,“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而在历史的风云之后,就出现一个这样的形象:“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位白发的樵夫,或者渔父,把酒夕阳之下,笑谈古今往事,“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这么一种形象,似乎是将冷眼看历史的态度人格化,以表达国人跳开恩怨看往事的豁达态度。


  《渔父图》 范增 画


  而这当中涉及到的渔父形象,一直是中国文化当中一个神秘的旁观者、总结者,或站在主人公的对立面,或站在历史潮流之外,从各个角度点醒当事人,或者读者。那么,这个渔父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屈原遇渔父:

  逆向辅导屈原促其更加坚定


  屈原与渔父的对话,其实也是内心的挣扎。(资料图)


  话说屈原主持的变革受群小人干扰失败之后,他本人也遭到流放,忠心耿耿的屈原无法接受这种现实,他颜色枯槁,心灰意冷,行走游荡在沅江之边,吟咏讴歌在大泽之畔,“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

  人生走入低谷,理想不能实现,抱负受到阻挠,还遭遇迫害,估计连信仰也开始有点动摇。这个时候的屈原,需要有人来安慰和劝解,然而,普天之下,像屈原这样罕见之才,又有谁能成为他的知己呢?就在这个时候,渔父出现了,在中国的文化史上,尤其是先秦时期的文化史上,渔父的形象一旦出现,一定会有大事。

  在沅江边上,有一位隐居的渔父,靠捕鱼为生,游离在世界的边缘,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他看到形容枯槁、忧心忡忡的屈原,心里可能这么想:好端端的,这位先生怎么这么忧伤呢?仔细一看,这不是大名鼎鼎的三闾大夫吗?怎么混成这样了?于是就直率地问:这不是三闾大夫吗?怎么跑到这荒僻的地方来了?

  按理来说,屈原这么高层次的文化人,应该和江边钓鱼的人是没什么共同语言的,然而,屈原还是率性地回答:“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大家都浑浊,我却清澈;大家都醉了我却清醒,我和这个世界不同调,因此被流放。

  屈原面对的这个人生大困惑,在渔父那里却很简单,他爽朗地说:哥们,这不很简单吗?圣人不拘泥于物,随机应变,跟随大流。“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既然大伙都喜欢浑浊,老兄你也不如认同他们审美观,他们在烂泥潭里狂欢,你也跟着跳下去一起玩耍;既然大伙都喝得醉醺醺的,你也别装清高,不如一起喝酒吃酒糟。何苦想得那么多,表现得那么高冷。“何故深思高举”。

  屈原本来还有点晕晕乎乎,一听这话,反而清醒了,他立即反驳说: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不认同。为什么?打个比方吧,刚刚洗过头发的人,为了对得起头发,一定要把帽子上的灰弹掉,“新沐者必弹冠”;刚刚洗过澡的人,为了表示爱惜清洁,一定要抖一抖衣服,“新浴者必振衣”。既然连身体都知道要爱惜干净,讲究卫生舒爽,那怎么能不爱惜自个的清高,去投入污浊的逆流呢?说着说着,屈原越来越激动,话也越说越狠,最后发誓说:就算我屈原跳到江水里喂鱼,也不能拿着清清白白的我,去迎合污浊的尘埃,“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见屈原这么说话,也不跟他争吵,笑一笑,摇着船桨,在江面上远去了,远远地留下这首中国文化史上最有名的打渔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沧浪的水清澈,可以洗我的帽缨;沧浪的水浑浊,可以洗我的脚。言下之意就是说:屈原老师,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人生的态度由你自己来决定。

  马甲分析:屈原为什么会忽然和渔父说话呢?他为什么不听渔父的建议呢?其实,屈原未必真的和江边的渔父交流过自己的人生三观,渔父所说的那番话,要他屈从现实,同流合污,其实正好是屈原心中一时的动摇,文学作品讲究生动形象,切忌枯燥的说理,因此就将屈原心中的动摇、困惑,独立成一个具体的人物形象:渔父。与渔父的对话,其实也是内心的挣扎,所谓的人天交锋。

  二人的对话过程,其实就是内心世界矛盾的摩擦过程,而这个过程被戏剧化了,内心舞台变成了话剧舞台。渔父的角色有点类似心理医生,激活他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也就是他的理想,他的情操,从而坚定他的信念。

  而这种激活是逆向的,这个角色从对立面着手的。这就好比一个做思想工作的,不顺着你的意思说,而是逆着你的意思说,通过逆向操作,让你发现你的内心真正所需求的。想要的东西,通过否定得以强化,算不算是心理辅导的一种方式呢?最后渔父远去时候唱的歌,是人物内心升华的一个表白。

  孔子遇渔父:

  解脱的最好方式是颠覆一下人生观


  图片来源:网络


  孔子遇渔父的故事,发生在庄子的笔下,应该不是孔子的真正遭遇,然而,就文化的角度而言,却是真实的,两种不同文化的碰撞,产生出思想的火花。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