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部国学 > 国学故事 >  正文

欲迷忘身

2015-12-17大方广


  【原文】

  哀公问于孔子曰:「寡人闻忘之甚者,徙而忘其妻,有诸?」孔子对曰:「此犹未甚者也,甚者乃忘其身。」公曰:「可得而闻乎?」孔子曰:「昔者,夏桀贵为天子,富有四海,忘其圣祖之道,坏其典法,废其世祀,荒于淫乐,耽湎于酒,佞臣谄谀,窥导其心;忠士折口,逃罪不言,天下诛桀而有其国,此谓忘其身之甚矣。」

  ——《孔子家语·贤君第十三》

  【白话易解】

  哀公有一回问孔子说:「寡人听闻,有很健忘的人,在搬迁的时候,竟连自己的妻子也忘了,真有这样的事吗?」

  孔子回答道:「这还不算是很健忘的,还有更健忘的人,连他自身也忘了。」

  哀公听了很奇怪,会健忘到忘了自身?于是好奇地向夫子请问:「先生您能说给寡人听听么?」

  孔子于是答道:「从前,夏朝的桀王,他享有天子的尊贵,拥有四海的财富,却丢弃了他的圣祖夏禹的道德,破坏了禹的典章制度,废弃其世代的祭祀,过度地荒淫享乐,沉迷于酒色之中。阿谀的奸臣,便暗中窥察他心中的欲望,逢迎他的嗜好,使他更为堕落。忠直的臣子,为逃避无端的刑戮迫害,却封住了自己的口不敢劝谏,民不聊生,于是天下的人起而杀了他,夏朝也因此灭亡,这不是连他本身都忘失了吗?」

  【智慧小语】

  我们常说的健忘,是指记性差,总是丢三落四,转头即忘。故哀公听说健忘的人,会在搬家的时候连妻子都忘记,这样的健忘似乎过了头,心中疑惑,便将此事告诉了孔夫子。

  夫子听后,并未就此而论,反是告诉哀公,还有比这更健忘的,连自己都会忘记。

  这不免让哀公更为惊奇,竟然连自己都可以忘记吗?于是请夫子说说此事。

  哀公因好奇,自然会专心聆听,夫子借哀公的发问,便引出了夏桀因无视祖先道德制度,耽染于淫欲,败国丧身之事,借此来告诉哀公的治国之道,修身之道,可谓智慧善巧啊!

  《礼记》有云「欲不可纵」,欲望像深渊一样,无法填满。当一个人过于沉迷私欲享乐,眼里便只看到这些欲望,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便想尽一切办法去得到,不顾一切,采用种种手段,甚至因此而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推自己到绝路,这难道不是连自己都忘记了吗?在欲望面前,被欲望牵着鼻子走,做了欲望的奴隶,也会让自己坠入欲望的深渊,从而毁灭自己,真可谓忘之甚矣。

  《易经》有云:「君子以惩忿窒欲。」夫子也说道:「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当我们能够克制折服自己的欲望,遵守仁义道德,不仅不再被欲望所牵,内心也将更加清澈豁达,仁爱一切。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