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校园地 > 中央党校 >  正文

为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提供全新选择

2018-01-19《经济日报》陈曙光

  核心提示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这一判断破除了西方强加给全世界的发展定理,宣告了“现代化=西方化”的偏颇,揭示了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世界历史意义。

  一、现代化方向的确定性与现代化道路的选择性

  现代化的发展方向是无法绕开的,这是确定的;但走向现代化的道路是可以选择的,这也是确定的。西式现代化只是现代化的一个版本,而非唯一版本,不能定于一尊。每个国家都应当根据自己的国情,走具有自身特色的现代化道路。

  如何实现现代化?实现什么样的现代化?中国一开始就有自己的独立判断,从未简单地复制西方的发展模式,从未进入西方设定的历史轨迹,也从未简单地套用西方的发展逻辑。邓小平同志指出:“我们搞的现代化,是中国式的现代化。我们建设的社会主义,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习近平总书记也曾强调,“我们愿意借鉴人类一切文明成果,但不会照抄照搬任何国家的发展模式”。中国搞现代化,必须走中国道路,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这是历史的结论、人民的选择。鸦片战争以来的历史证明,社会主义是唯一行得通、走得好的道路,只有社会主义而没有别的什么主义能够救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历史证明,传统计划经济模式会窒息社会主义的生命力,走封闭僵化的老路发展不了中国、发展不了社会主义;苏东剧变的历史教训证明,与西方接轨不是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一定会葬送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

  中国特色的现代化道路不是脱离世界发展潮流的旁门左道,而是以“社会主义”为底色、以“中国特色”为标志、以“现代化”为目标的发展道路。中国自主开辟的道路,是完全不同于西方模式的伟大创举。它摆脱了西方的制度框架、政治模式和文明体系,摆脱了殖民、扩张、掠夺、对抗的发展逻辑,摆脱了依附发展、梯度进化的历史宿命,通过“走自己的路”成功崛起,开启了更为壮丽的现代化之路。

  二、中国的成功意味着自主开辟的现代化道路的成功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发展成就惊艳世界,彻底摆脱了被开除球籍的危险。从落后的农业国,到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洋字号”时代到全世界最完整的工业链条;从百姓温饱不足,到成功实现从低收入国家向中等收入国家的跨越;从物资短缺,到坐上全球货物贸易头把交椅;从与世隔绝到引领全球化的发展方向,中国经历凤凰涅槃,完成了从世界边缘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华丽转身。从财富增长来说,中国在过去短短几十年里创造了人类发展史上的奇迹。

  中国的成功,意味着中国自主开辟的现代化道路的成功,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这种“中国特色”,源于马克思主义的价值立场,源于社会主义的价值追求,源于传统文化的优质基因,源于对西式现代化的积极扬弃,归根结底源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性实践,外化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体系、制度和文化之中。可以说,如果没有中国果敢地质疑西式现代化的唯一性和至上性,反思其弊端,书写“中国版本”,人类可能真的要在“西方中心主义”的强大思维惯性中无意识的沉沦,失去独立思考、自主走向远方的能力。

  中国自主开辟的现代化道路的成功具有重大而深远的世界意义,它扭转了社会主义在全世界的声望,在全世界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它动摇了西方经验支撑的发展模式的至尊地位,也动摇了基于西方经验的制度文明和价值观念的普世地位,改写了“现代化=西方化”的发展公式,为广大发展中国家走自己的路注入了信心和底气。

  三、中国式现代化的世界文明效应:西方中心论的破产

  当今世界面临前所未有之大变局,其中一个重大变局就是西方中心论的破产。西方中心论是西方模式可输出理论的哲学基础,历史终结论、文明优越论、普世价值论等,可以说都是西方中心论的变种或外在表现。

  西方中心论的破产,历史终结论的终结,这是中国复兴所导致的连锁反应,也是关乎世界文明秩序重建的重大变局。中国道路成功了,而且比西方崛起的经历更传奇,更成功,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而且,关键是我们以西方不认可的方式,走了西方不认可的道路,建构了西方不认可的制度模式、价值观念等,用了几十年的时间走了西方几百年的路,付出比西方更小的代价,取得了比西方更大的成绩。这证明,西方的现代化道路绝不是人类通往现代化的唯一道路,西方的私有化模式绝不是唯一的选择,西方的价值实现形式绝不是普世的方案,统治世界历史几百年的西方中心论第一次面临破产的危机和退场的抉择。

  几百年来,未有发展中国家成功地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国是唯一的例外。因为中国的成功,证明西方中心论是错的,历史终结论是错的,文明优越论是站不住脚的,普世价值观论是行不通的;证明中国的制度是有优越性的,中国的发展模式是有效的,中国的文明体系和价值观念是先进的。

  当然,我们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并不是以贬低西方作为逻辑的前提。习近平总书记说,我们不“输入”外国模式,也不“输出”中国模式,不会要求别国“复制”中国的做法。这就是中国式现代化蕴涵的哲学逻辑,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哲学智慧。

  四、中国道路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

  现代化是一项未竟的事业,广大发展中国家仍然行走在通往现代化的途中。现代化之路如何走?这成为摆在广大发展中国家面前的重大考验。环顾全球,西方最先完成了现代化的任务,也最先享受到现代化的成果。西方俨然掌握了叩开现代化之门的唯一钥匙,拜西方为师,向西方靠拢,“走西方的路”,成为了很多发展中国家无法抗拒的诱惑。西方国家也以现代化鼻祖自居,频频指点其他国家的现代化建设。

  近代以来,几乎所有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之路都无法摆脱“依附”还是“脱钩”的两难选择。面对西方发展逻辑的强大惯性,面对西方大国的强大统治力,面对西方现代化的诱人成果,广大发展中国家要么选择依附性的发展,要么选择脱钩后的贫穷。“依附”可以带来发展,但会失去自主;“脱钩”可以带来自主,但会失去发展。“依附”抑或“脱钩”,发展中国家难道真的别无选择?中国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世界,中国既没有与西方“脱钩”,又没有依附西方;既选择融入国际社会,又没有滑向西方的发展轨道;既大胆借鉴资本主义国家文明成果,又没有失去自主性。否则,中国不可能一次次地躲过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不可能在西方世界经济危机、政治危机、社会危机频发中屡屡“独善其身”,不可能在长达四十年跨越赶超、快速崛起的过程中成功摆脱“附庸”的命运。

  中国开辟的现代化道路,强调实践第一、实干兴邦;强调道路自信、战略定力;强调群众观点、以人民为中心;强调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强调对内改革、破除沉疴痼疾;强调对外开放、融入世界;强调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强调发挥制度优势、治理优势……这些都是发展智慧。中国道路的成功开辟,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作者系中共中央党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编:赵明芳)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