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研究 >  正文

“引兵井冈”考论

2016-08-25《苏区研究》吴永明

一、“引兵井冈”的决策之谜

  毛泽东引兵井冈,要从秋收起义说起。1927年8月下旬,中共湖南省委在长沙召开沈家大屋会议,部署秋收起义。9月初,毛泽东从长沙到达安源,在张家湾工人补习学校召开会议,成立以毛泽东为书记的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9月10日,毛泽东抵达铜鼓,宣布举行湘赣边秋收暴动。14日,由于攻打长沙失败,部队损失惨重。毛泽东在浏阳东乡上坪村召开干部紧急会议,主张“退萍乡再说”,命令各路部队集结于文家市。9月19日,工农革命军各团在文家市汇合,毛泽东在里仁学校召开了前委扩大会议,决定“经萍乡退往湘南”。24日,部队行军至萍乡芦溪遭遇伏击,总指挥卢德铭牺牲,部队剩下千余人。25日,部队攻下莲花县城,在莲花宾兴馆召开会议,期间接获宋任穷送来的中共江西省委密信。9月29日,部队抵达永新县三湾,进行了着名的“三湾改编”。10月3日,部队行进到宁冈县,召开古城会议。会后,毛泽东在大苍村与袁文才会见,7日袁文才“洞开山门”,毛泽东率领部队进驻茅坪,设立了后方留守处和医院。随后,部队轻装上阵,游击湘南。10月22日,得悉南昌起义部队在潮汕地区失利的消息,毛泽东率部从酃县水口回师,在大汾遭敌袭击,部队被打散,毛泽东率余部向井冈山方向转移。23日到达荆竹山,王佐派人迎接。27日,部队到达井冈山茨坪。11月初回到茅坪,“开始创建以宁冈为大本营的井冈山根据地”。

  毛泽东引兵井冈揭开了革命力量从城市向乡村转移的序幕,是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斗争从农村包围城市的历史性起点。但是,从上述毛泽东引兵井冈的历程中,实难判断在何时、何地,又是如何作出上山的重大决策。目前,由于尚未发现毛泽东“引兵井冈”决策的档案文献,毛泽东着述中也没有涉及决策过程,更未发现历史物证,加之各种回忆资料驳杂多源,“引兵井冈”决策问题成为党史、军史研究中的一大谜团。

  “引兵井冈”的过往研究,大体而言有如下诸说:新中国成立之初,短暂出现过“三湾说”;至改革开放前,学界长期流行“文家市说”;改革开放之初,学界基本否定了“文家市说”,进而提出“古城说”、“水口说”、“砻市说”、“荆竹山说”等;进入新世纪以来,出现一种全新的观点,即“莲花决策说”。

  笔者认为,“引兵井冈”的决策研究,一方面要坚持“论从史出”的原则,努力依据史料进行考订;另一方面又要具备“了解之同情”的理念,结合当时的社会环境、政治军事形势、个体情境来考察决策的社会条件和基础。本文将在梳理各种代表性观点的基础上,指出:“引兵井冈”不是某一地点、单次会议的决定,而是在军事斗争中不断实践的产物,有着一系列的决策过程。

  二、“在单个地点的决策”:旧说的依据与不足

  正本清源,客观了解旧说的依据及其不足,明辨学术研究的进路,为本文研究积淀基础,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文家市说”的再检讨

  “文家市说”是学界长期流行的一种观点。改革开放前,几乎所有的党史着作都主张,毛泽东和前委是在文家市决定秋收起义部队“向罗霄山脉中段进发”,“向井冈山进军”。①

  1.“文家市说”的史料依据

  该观点的核心依据在于回忆资料。一份回忆资料指出:“毛泽东同志拿着一份从学校借来的地图,指着湘赣边界山脉最宽的部分,用生动形象的比喻说,这里象眉毛一样的地方,是罗霄山脉中段,适宜作我们的落脚点。”②参加秋收起义的罗荣桓说,毛泽东同志“在文家市收集了余部,决定向罗霄山脉中段的井冈山进军,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这是一个伟大的战略进军……”③当年担任师部参谋的何长工也在回忆中说:“在文家市毛主席‘引兵井冈’这一点是明确的。”④

  2.“文家市说”的缺陷与不足

  1980年,吴荣宣撰文《何时选定井冈山为根据地的?》,率先否定了“文家市说”。⑤随后,宋俊生和凌云、刘晓农等先后发表文章,不约认同地否定了“文家市说”。

  “文家市说”之所以被否定,主要是新发现的档案史料。一是在中央档案馆发现余洒度、苏先俊写给中共湖南省委的报告⑥。报告记载了在文家市召开的前委会议,“决议退往湘南”⑦,而不是“退到井冈山”。两份报告的可信度很高,理由如次:两人都是前委委员,均参加了文家市的前委会议,而且作为不同时间写给中共湖南省委的报告,二人的口径几近相同。因而,属于第一手文献。相对于其他并未参加此次会议的像罗荣桓、何长工等人的回忆资料,两位当事人的报告更为可信。二是支撑材料,余、苏两人的报告得到陈伯钧等一些老同志回忆的印证。可以肯定,秋收起义部队退兵文家市后,并没有明确向井冈山进军,而是决定经由萍乡退往湘南。如此,“文家市说”明显缺乏史料依据,不能成立。

  3.文家市会议的贡献

  诚然,“文家市说”站不住脚,但是并不意味着引兵井冈的决策与文家市毫无关联。正是在毛泽东的主张和坚持下,秋收起义失利后剩余部队才能够集结于文家市,并从这里实现向农村、向井冈山地区的伟大转兵。客观地说,以毛泽东为首的前敌委员会在文家市还没有提出“到罗霄山脉中段”,但“前敌委员会决议,以保存实力,应退萍乡,次日部队即向萍乡退却”⑧。撤退萍乡,这正是日后转兵井冈的起点。

  (二)“古城说”的依据及其问题

  古城是江西省宁冈县的一个小镇。1927年10月3日,三湾改编后的工农革命军在毛泽东率领下来到这里。当天,部队就在古城文昌宫主持召开了前委扩大会议。

  提出“古城说”的代表性学者和着作很多⑨,最典型的描述如下:

  在这里,召开了两天前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还有前来联络的宁冈县委(当时称区委)书记龙超清和袁文才部文书陈慕平(他原是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学员)。会议根据八七会议的精神,总结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以来的经验教训。毛泽东指出,现在我们人少了,但是很精干,大有希望。会议着重研究了在罗霄山脉中段建立落脚点和开展游击战争问题,认为在井冈山是理想的落脚场所。对原在井冈山的袁文才、王佐这两支地方武装要从政治上、军事上对他们进行团结和改造,并尽快在茅坪设立后方留守处和部队医院。⑩

  1.“古城说”的史料依据

  古城决策说有哪些史料依据?一方面是回忆资料,主要有何长工、谭震林等人的回忆,内容大同小异。1973年4月,参加过古城会议的何长工重上井冈山,在古城的“联奎书院”(即文昌宫)旧地忆思:“毛泽东同志在这里主持召开了前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是营以上干部40多人。会议的主要内容:一是总结了秋收起义的经验教训;二是建立根据地的思想,根据当时具备的条件,认为应留在湘赣边界的罗霄山脉中段建立根据地。”(11)此外,还有陈伯钧、刘型、朱良才、陈士榘、李立等同志,在回忆中均提到了类似的内容。

  另一方面,还有两则旁证。一是1934年海天出版社出版的《现代史料》(第3集),铁心着《毛泽东落草井冈山》文中写道:“毛仁兄说:‘袁文才同志是非常革命的,他经营此间已有多年的历史和经验,我们决定和袁同志在一起。’到这时候,毛泽东才落草井冈山。”(12)另一则见于1931年8月10日本地土豪所写的一篇文章。(13)

  其实,古城决策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史料依据,但目前尚未被学者注意到,即1965年毛泽东重上井冈山,快到宁冈县古城时回忆:“古城快要到了。三湾离古城只要30里地。1927年10月初决定上井冈山的会议,就是在古城一个书院开的。”走到故地后,毛泽东激动地说:“这座房子就是古城会议开会的地方。那次会议开得很热闹哦。”(14)作为当事人和决策者,毛泽东不乏细节的描述意味着资料的可信性。

  2.“古城说”的不足

  “古城说”尽管依据了会议亲历者的回忆资料,但很难充分解释会议之后部队的军事行动。考诸史实,古城会议后,毛泽东率兵伺机进击湘南。10月13日部队到达湖南酃县水口村后,在这里发展了新党员,展开了社会调查。如果古城会议确定要上井冈山开辟根据地,那么为何毛泽东要进军湘南呢?实际上,古城会上作出引兵井冈的决策,需要考虑一个非常现实的前提:袁文才等地方武装是否完全接纳起义部队?毕竟,三湾改编时袁文才曾派人复信要毛泽东“另择坦途”,而且古城会议后的第二天,毛泽东在大仓会见袁文才,还险遭“鸿门宴”(15)。从另外的材料来分析,如前委会成员余洒度和苏先俊在报告中也没有谈到在古城会议作出“引兵井冈”的重大决策。

  (三)其他诸说的依据及其问题

  “文家市说”和“古城说”曾是学界的主流观点。与此同时,也有学者提出了其他各说。限于篇幅,笔者选择其中两种予以分析。

  一是“三湾说”。1954年何干之主编的《中国现代革命史讲义》提出,毛泽东率领起义部队到达三湾,“三湾整编后就有计划地向湘赣边界的罗霄山脉中段井冈山进发,10月间在那里建立了第一个革命根据地”。(16)曾长秋也认为,部队进驻三湾后,毛泽东通过了解,才确定在井冈山创建革命根据地。(17)

  “三湾说”的核心史料来自赖毅等人的回忆资料。赖毅在回忆中说,毛泽东“真正同我们讲到井冈山去建立根据地是在三湾的时候,在三湾他说我们去井冈山,井冈山上有一个王佐,一个袁文才。……这时我们已派人去联系了,袁文才也派人来”(18)。此外,熊寿祺、陈士榘等人的回忆资料也认为,毛泽东在三湾就提出要到井冈山建立根据地。

  “三湾说”由于史料单一,言者寥寥,难以激起学界的共鸣。但是,毛泽东在三湾期间,致信袁文才进行联络,这可以说是“引兵井冈”决策的前期准备和有益探索。

  二是“水口说”。“水口说”的核心观点认为,毛泽东是在水口而不是此前的文家市、古城等地作出了引兵井冈的决策(19)。此说的史料依据,主要源自张宗逊的回忆资料。他在1970年12月16日的回忆中,详细介绍了毛泽东在水口的活动,继而指出:“我们为什么总是往南走哩,而不是往北走哩?就是想和南昌起义部队靠拢,后来在酃县水口看到报纸,知道南昌起义的叶挺、贺龙主力部队于广东潮、汕遭到失利,同时考虑到湘敌强大,群众尚未发动起来。南昌起义部队已在汕头失败。在水口,就明确提出了在井冈山周围开展游击战争,进行土地革命,建立根据地,并且和地方党组织发生联系,开展革命活动。”(20)这就是说,水口决策不再南下,而是改为上井冈山。

  水口决策说依据的是孤证,显然过于单薄,而且难以解释此前毛泽东大仓送枪、茅坪安家、建立后方医院与留守处等一系列初步扎根井冈山的行动。能确定的是,毛泽东在水口获悉南昌起义部队在潮汕地区失利的消息,促使他最终放弃进军湘南的原定方案并回师井冈。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