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文库 >  正文

诞生于天山之麓的红色航空队

2013-01-05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支航空队伍,诞生于天山之麓。它是在抗日战争时期由我党驻新疆第一任代表陈云同志亲自倡导、组织,继任党代表邓发、陈潭秋直接领导下组建的。成员由在“新疆航空队”学习的43名中共党员组成。他们经过四年艰难曲折的学习、训练,成为第一批红色飞行师和机械师,组成了我党第一支空地人员配套的航空队,成为人民空军的第一批骨干。
  “我们要战胜日本侵略者,不能光靠步枪、刺刀,也需要飞机、大炮、汽车、装甲车来对付侵略者。”
  1937年3月,在河西与10多万敌兵艰苦鏖战4个多月的红西路军指战员,终因寡不敌众,伤亡惨重、有耗无补、气候严酷等极端不利因素在祁连山分兵游击。其中,420余人在西路军工委领导下成建制到达新疆。
  党中央和中央军委一直深切关注着西路军的命运,得知消息,即派陈云前往新疆援接。1937年5月1日,党中央驻新疆代表陈云、滕代远等同志率一支由40多辆汽车组成的、满载被服食品的车队来到星星峡,迎接和慰问历尽千难万险虎口余生的西路军指战员。陈云告诉大家,我们下一步的任务是进入新疆内地,利用统一战线的特殊环境,保存和发展我们的力量。
  红西路军四百余名指战员进入新疆时,新疆正处于一个特殊的历史环境:新疆与苏联接壤,远离国民党统治中心,当时的新疆边防督办盛世才为稳固自己在新疆的统治地位,通过各种渠道向苏联表示友好,并在苏联帮助下采取了一些进步措施,实行“反帝、亲苏、民(族)平(等)、清廉、和平、建设”六大政策。为表示对我党的友好,盛世才同意西路军余部进疆,但提出要换服装、改称号,对外称是盛世才部队。我党从团结抗日大局考虑,同意了盛世才的要求。这样,在迪化市(今乌鲁木齐)的东门外出现了一所与盛世才部队穿同样服装,由红军指战员组成的“新兵营”。红西路军四百余名指战员就此在天山之麓全新的环境里开始了新的战斗历程。
  党中央决定充分利用新疆统一战线的有利环境,抓紧时机,组织全体指战员学习文化、学习军事技术,为我党培养各方面的军事技术人才。根据党中央的指示,陈云向全体指战员作了动员,他要求大家刻苦学习,迅速把现代军事技术学到手;并希望大家像在战场上冲锋陷阵那样,“向文化进军!”陈云的动员增强了指战员们学好文化知识的信心,“向文化进军”的号召很快成为“新兵营”全体指战员的自觉行动。大家把“学好文化,学好技术,上前线,打日本”作为共同的行动口号,开始了文化课的学习。
  在“新兵营”的指战员有了一定的文化基础后,根据党中央关于利用新疆抗日大后方的有利环境和苏联援助的技术设备,为我军培养多兵种军事技术人才的指示,陈云向指战员们发出了“我们也要学机械化”的号召,强调了学习机械化的战略意义,他说:“我们要战胜日本侵略者,不能光靠步枪、刺刀,也需要飞机、大炮、汽车、装甲车来对付侵略者。现在没有,将来总会有的!等有了再去学就晚了。我们从现在起,就要着手培养会驾驶飞机、汽车、装甲车的人才。如果我们这400多号人,每人学会摆弄一两件机械化武器,将来回延安,一个人再带会十个、八个,这对建设我军的技术兵种,对夺取革命战争的胜利,将是多大的贡献呀!”
  当时,在苏联援助下,盛世才建有培养汽车、装甲、坦克、火炮等特种兵的军官学校,并聘请有苏联教官;还有一个航空队,专门培养飞行员和机务人员。盛世才打着可以借此向苏联多要些装备的小算盘,同意了陈云请苏联教官及军官学校教官帮助“新兵营”学习军事技术、掌握现代化的武器装备的提议。1937年深秋,“新兵营”指战员开始转入机械化装备的学习。根据盛世才军官学校的装备数量及师资情况,“新兵营”一、二大队学驾驶汽车,三大队学装甲车,四大队学火炮,干部队重点学军事、政治理论。此时的“新兵营”俨然成了一所培养我军多兵种军事技术人才的学校。指战员们深知这一学习机会的珍贵及自己所肩负的重任,更加刻苦、更加自觉地投入各种军事技术专业学习中。
  “你们将是第一批红色飞行师,是红色空军的第一批骨干,不要怕文化低,不要怕人家看不起,要以坚强的毅力刻苦学习,一定要把技术学到手。”
  在“新兵营”指战员学习军事技术的同时,陈云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安排,从中国革命的长远利益出发,开始筹划利用新疆这个相对稳定的环境和盛世才航空队的装备及其教学条件,建立我党自己的航空干部队伍的有关事宜。他写信给中共中央,建议从红军中选一批人,送到盛世才的航空训练班学习。陈云的建议得到了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支持。陈云就此问题与盛世才多次交涉,达成了为中国共产党培训航空人员的协议。
  党中央对选拔学员的工作十分重视,明确指出:这是关系到未来建设人民空军的大事,要陈云亲自负责挑选学员。1937年10初,陈云首先来到“新兵营”,选拔派往盛世才航空队学习的人员。为确保所选拔的学员政治过硬,陈云决定全部从共产党员中选拔,基本条件是年轻、身体好,有一定的文化。经过摸底调查和考察,初步选中30余人。原西路军总指挥部情报科科长吕黎平(后任新疆航空队航空班班长)有这样的回忆——1937年10月的一天,陈云同志找我谈话,说:“如果我们党有了一支自己的空军,就能从空中打击敌人,保卫根据地。革命的胜利就会早日到来!空军是很复杂的技术兵种,要建立自己的空军,必须及早培养人才。我想,我们可以利用新疆的统战环境,借用盛世才的航空队,为我党培养一支既会驾驶飞机、又会维护修理的航空技术队伍……现在,需要物色学习航空的人选了。你要有带领一部分同志留新疆学航空的思想准备。”听着陈云同志深谋远虑的设想,想到自己将成为学习航空的人选,我又惊又喜。心想,若真能插上钢铁翅膀,飞上蓝天,向猖獗的敌机开火,为死难的烈士报仇,这是多么光荣的使命呀!
  1937年11月,陈云调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回到延安后,他又详细地向党中央、毛泽东汇报了派人到盛世才航空队学习航空技术的意见,并提出因为这将是我党组建的第一支航空队,应尽可能做到红军一、二、四方面军中都有人入选。党中央和毛泽东批准了陈云的计划,决定分别从迪化“新兵营”和延安抗大、摩托学校各选一部分干部学习航空。这样,宝塔山下开始了紧张地选拔工作。陈云从延安抗大和摩托学校共选中严振刚、方华、赖玉林等19名同志。陈云勉励他们说:“你们将是我党第一批红色飞行师,是红色空军的第一批骨干,不要怕文化低,不要怕人家看不起,要以顽强的毅力,战胜困难,刻苦学习,一定要把航空技术学到手。”
  继任中共驻新疆代表邓发从“新兵营”最后选定吕黎平、陈熙、安志敏、方子翼等25人进盛世才航空队学习。邓发深情地嘱咐大家:“你们将是我党第一支航空技术队伍的成员。在你们身上,肩负着未来建设人民空军的重任。要时刻记着这一条,千万不能辜负了党对你们寄予的希望。”1938年3月3日,航空队第三期飞行班、第二期机械班举行开学典礼。当时代表新学员致答词的吕黎平在他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我走上讲台,大声宣读经党支部委员会集体审议过的答词。此时,我们几十名共产党员的心情都十分激动,共同的心愿是:下定决心、刻苦钻研,一定要把航空技术学到手!为今后建设我们党自己的空军,为中国革命战争的胜利贡献自己的青春!”
  1938年3月初,从延安选调的19名学员到达迪化,与“新兵营”的25名参加航空学习的同志会合。邓发对学习人员进行了编组和分工。全体人员分为两个班,飞行班25人,吕黎平任班长;机械班18人,严振刚任班长。两个班成立一个党支部,吕黎平为第一任党支部书记。这支43人的航空队来自红军的各个部队,其中,原红一方面军16人,原红二方面军2人,原红四方面军24人,原红二十五军1人。
  1938年3月上旬,航空队学习班正式开课。学员们首先投入紧张的航空基础理论学习。学习的主要课程有《航空历史》《飞行原理》《发动机构造》《飞机构造》等。我党学员凭着一股韧劲和毅力,经过近两个月的刻苦学习,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得到了苏联教官和盛世才飞行教官的一致好评。转入专业知识学习后,飞行班和机械班开始分开上课。飞行班学习飞机操纵、领航、仪表、气象等课;机械班学习飞机发动机的分解和维护。飞行班在学习专业课的同时,开始由教官带着进行感觉飞行。当时,盛世才的航空队共有三个中队,第三中队专门训练新飞行员,配一名中队长和两名飞行教官,我党的25名学员都编在第三中队。
  1938年4月4日,是25名学员终身难忘的日子——他们终于飞上了蓝天。这一天,是感觉飞行课的第一天。清晨,学员们随教练来到了博格达山脚下的欧亚教练机场,由教官带飞,完成了二十分钟的感觉飞行。虽然只是在教官的带飞中体会空中飞行的滋味,感觉飞机的操纵性能,大家仍然非常兴奋。经过两次感觉飞行后,开始由教官带飞起落航线。教官在对加油门、滑跑、起飞、上升、转弯、下降、保持直线着陆等动作反复示范后,逐渐让学员自己操纵。我党的25名学员征战多年,在学习飞行时共同的特点是有胆有勇、不怕死;但由于动作粗放,操纵时猛、重、快,不柔和,给飞行训练带来很多问题。练习了七、八个飞行日,许多同志的起落动作还是歪歪斜斜,险象横生,事故苗头频频出现。认真、严格,但脾气暴躁的苏联教官开始骂人,而盛世才的教官有的则公开冷嘲热讽。大家十分焦急,情绪也难免受挫。
  在这关键时刻,党中央来电询问航空队学员的学习情况。党中央的殷切期望和关怀极大地鼓舞了大家的斗志。神圣的责任感产生了巨大的动力,大家决心“以优异的成绩向党中央汇报!”他们将所能利用的每一分钟都用来背记程序和要领;操纵练习则因陋就简,使仅有的几件地面练习器充分发挥了作用;同时还摸索出许多练习起飞、着陆的“土办法”。
  经过四个多月的钻研、苦练,我党25名学习飞行的同志有24名顺利完成了初教机的全部单飞课目。1938年10月转入中教机训练,转飞P-5型侦察机、轰炸机。这对渴望早日驾机打击日本侵略者的我党学员来说,是盼望已久的。但十月的新疆,天气逐渐转冷,飘雪的日子越来越多。不久,机场被白雪覆盖,航空队被迫停飞,大家十分焦急,生怕刚刚开始的中教机训练因此停止。有幸的是教练想出了好办法:将飞机的两个前轮换上两块三十多公分宽、两米多长的木质雪橇板,尾轮也改装成小雪橇板。就这样,在凛冽的寒风中,在积雪达半尺厚的机场上,学员们在教练的指导下驾驶着带雪橇的飞机又开始了飞行训练。整个冬季训练,大家在冰天雪地中,以坚强的意志和坚韧不拔的精神,克服了一个个困难,坚持了正常的训练。到1939年夏,24名学员的中教机也放了单飞。飞行班于1942年4月毕业。我党25名学员中有21人完成了P-5侦察机、轰炸机的技术、战术训练,有9名学员还基本完成了依尔-15和依尔-16战斗机的战术训练。1939年9月毕业的机械班学员,也已熟练掌握了上述机型飞机的维护。至此,中国共产党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批红色飞行师和机械师,有了第一支空勤、地勤配套的可以担任战斗任务的航空队伍。
  “陈云同志做了件很好的事,将来建设我们自己的空军,有骨干、有种子了。”
  党中央对在新疆航空队学习的我党学员始终十分关怀,并寄予厚望。1939年8月,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赴苏联治病路经迪化时,专门接见了航空队学员代表吕黎平、严振刚。周副主席告诉他们:“党中央、毛主席很关心你们学航空,让我路过迪化时向同志们表示慰问。我不便直接去航空队看大家,就见见你们两个代表,请你们转达。”周副主席详细询问了学员们的学习情况,当听到学员们的考试成绩都在四分以上,并已能操纵、维修两种飞机时,他高兴地说:“陈云同志做了件很好的事,将来建设我们自己的空军,有骨干、有种子了。”他希望大家要抓紧时机,刻苦钻研,一定要把真本领学到手。1940年2月,周副主席回国途经迪化,再次接见航空队代表时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党迟早要建设自己的空军。你们40多名同志既有会飞行的,又有搞机械的,一有飞机就能形成战斗力。党中央对你们寄予很大期望,你们要珍惜目前的学习机会,争取以更好的学习成绩向党中央汇报。”
  我党在新疆航空队学习的43名学员,绝大多数同志没有辜负党和人民的殷切期望。他们心怀建设人民空军的美好憧憬,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克服了学习中的重重困难,取得了良好的成绩;并以高尚的气节战胜了盛世才的政治迫害,最终有31名同志胜利返回延安(在新疆学习期间,汪德祥、彭仁发两同志在飞行事故中牺牲,吴茂林在狱中病故,谢奇光在回延安的途中因病去世)。1947年2月,这31名同志又奉党中央之命到我军第一所航空学校——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1948年5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航空学校)担任飞行教员,并被充实到航校的各级领导岗位。他们和大家一起团结奋斗,艰苦创业,投入到了建设人民空军的伟大事业中。到1949年10月,这所被誉为“中国人民航空事业摇篮”的航校共培养出各类航空技术干部560名,这些人员后来大都成为建设人民空军、发展新中国航空工业和民航事业的骨干。新中国成立后,在我军创办的第一批航校中,我党第一支航空队伍中的这批骨干又肩负起了重要职责。其中,陈熙任第3航校校长、吕黎平任第4航校校长、方子翼任第5航校校长、安志敏任第6航校校长。他们培养出了一批批飞行员、领航员、机务人员等航空人才。作为我党第一支航空队伍中的骨干力量,他们为人民空军的创立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为中国人民航空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党和人民给予了他们崇高荣誉。1955年,方槐、方子翼、朱火华、安志敏、陈熙分别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少将军衔;1961年、1964年吕黎平、夏伯勋分别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少将军衔。 (李军整理)
 
(责任编辑:孙丽娜)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