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文库 >  正文

关于中共二大代表的考辨

2012-07-24

 

中共二大会址纪念馆

  确定参加党的二大的代表是一个比较困难的问题。有关二大代表的原始资料,至今所见甚少,加之年代久远,给党史专家留下了一个难解的课题。然而让人意外的是,早在1928年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就曾研究过这一问题,并且形成了一个文件。这就给笔者一个启示:以这个文件作为切入点,对中共二大代表进行考证与辨析,也许是个不错的路径。

  一

  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莫斯科举行。这是中共历史上惟一一次在国外召开的代表大会。大会期间,大家一起认真总结大革命失败以来的经验教训,周恩来作了关于共产党组织问题的报告。可能是为报告做准备,出席中共六大的代表回顾了一大至五大的情况,并形成了一个文件:《中共历次大会代表和党员数量增加及其成分比例表》(下文简称《中共历次大会代表》——笔者注)。这个文件是手写的,没有署名。文件记载,出席党的二大的代表是:“陈独秀、张国焘、李达、杨明斋、罗章龙、王尽美、许白昊、毛泽东、蔡和森、谭平山、李震瀛、施存统,共12人。”(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档案馆:《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第一卷),中共党史出版社2000年版)

  根据这个文件,可以推断,当时聚集在莫斯科的六大代表分别出席了不同的会议,确定前五次代表大会的代表名单,其中出席二大的代表及相关人员,一起回忆、讨论并确定了二大的代表名单。中共六大距二大只有6年,时间并不很长;而且,当时的代表都是青壮年,记忆力尚好,因此,经过集体讨论,拿出一个比较准确的二大代表名单并不是特别困难。

  在一般情况下,对于是否参加二大,当事人是绝对不会记错的。参加了,自己记得;没有参加,自己也记得。而且六大代表之中参加过二大的代表及相关人员,参与了确定二大代表名单的讨论,因此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凡六大的代表,其名字又出现在《中共历次大会代表》的二大代表的名单上,那么,他一定是二大的代表。在六大的代表中,有三个人的名字出现在名单上,他们是:张国焘、罗章龙、蔡和森。因此,这三人出席二大是没有异议的。同理,出席了六大,但名字却没有出现在二大代表的名单上,那么,他一定不是二大代表,比如邓中夏。

  也有文章对罗章龙的二大代表身份提出了质疑,认为高君宇参加二大的可能性比罗章龙更大些。理由是,第一,高君宇是北京党组织的负责人之一,且参加了远东会议,符合李达所说,参加二大的“是由陈独秀、张国焘指定从莫斯科(参加远东会议后)回国的是那省的人就作为那省的代表。”同时,张国焘的回忆中也说,出席二大的有高君宇。第三,根据高君宇在二大上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的情况,他应该是参加了二大的。而罗章龙在1981年回忆说,自己曾经参加党的二大。但是,有关文献和他较早期的回忆《椿园载记》里,都没有这方面的记载,记载的只是他当时正忙于领导安源工人罢工。(王志明:《中共二大代表的考证》,《上海党史与党建》2011年8月号)

  然而,笔者认为仅凭罗章龙出席了六大这一点,就可以断定,这种说法不能成立。若罗章龙没有参加二大,他不可能说出会议的细节,其他六大代表也不可能确认他的二大代表身份,并把他的名字写入名单。中共二大选举产生的中央执行委员会,由陈独秀、蔡和森、张国焘、高君宇、邓中夏五人组成,于是有人提出高君宇、邓中夏两人出席了二大,理由之一是:没有参加会议怎么能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但是这种说法没有注意到一个事实,即邓中夏出席了六大,但《中共历次大会代表》的二大代表的名单上却没有他的名字。既然邓中夏没有出席二大就被选入中央执行委员会,那么,高君宇很可能也属于同样的情况。

  二

  《中共历次大会代表》关于二大代表名单中有毛泽东,但毛泽东自己说,没有参加二大。1936年,毛泽东在陕北保安的窑洞里与来访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谈话时明确说,“到一九二二年五月,湖南党——我那时是书记……我被派到上海去帮助反对赵恒惕的运动。那年冬天,(引者注:1922年,应该是7月、夏天)第二次党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我本想参加,可是忘记了开会的地点,又找不到任何同志,结果没有能出席。”《西行漫记》,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2年版)在中共七大上,毛泽东又一次提到这件事:“有些同志未能当选为代表,不能出席和旁听,很着急,其实这没什么,就拿我来说,我是‘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逢双的大会我都没有参加。”

  前面谈到,对于是否参加了某项重大事件,当事人的记忆应该是准确的。毛泽东说自己没有出席二大,那他一定是没有出席。那么,《中共历次大会代表》为什么会将毛泽东的名字收入其中呢?

  笔者认为,原因有二:其一,毛泽东应该是被列为了二大代表。作为湖南党组织的书记,毛泽东是完全有资格作为代表参加会议的,而且确实收到会议的通知;其二,毛泽东四次被推选为大会代表。从一大至六大,毛泽东四次被推选为大会代表,次数之多在中共党内也是名列前茅。毛泽东没有出席六大,但仍被大会主席团提名为中央委员候选人。毛泽东这种威望,使六大代表觉得他最应该参加二大,因此《中共历次大会代表》才会将毛泽东的名字收入名单。

  关于参加二大代表的名单,一些当事人也有回忆。现在所能找到的当事人的回忆录有李达、张国焘和罗章龙等人。李达的回忆说,“(党的)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是在上海举行的,出席这次代表大会的代表不是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而是由陈独秀、张国焘指定从莫斯科(参加远东会议后)回国的是那省的人就作为那省的代表。其中除陈独秀、张国焘外,有邓中夏、蔡和森、向警予、李达等。” (李达:《中国共产党的发起和第一次、第二次代表大会经过的回忆》,《二大和三大——中国共产党第二、三次代表大会资料选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年版)但数年后,李达自己又说“代表的具体名单,我记不得了。”(李达给中央档案馆的信)李达提供的6人名单中,与《中共历次大会代表》的二大代表名单相比,有四人是一致的,即:陈独秀、张国焘、蔡和森与李达。

  张国焘在《我的回忆》中是这样写的:“第二次代表大会终于于七月十日左右在上海成都路一所中共中央所租的房子里正式开幕了。当时党员人数是一百二十三人,但这次到会的正式代表却只有九人。陈独秀、李达和我(张国焘)三个上届中央委员是当然代表,蔡和森是留法中共党支部的代表,高尚德(君宇)是北京代表,包惠僧是武汉代表,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的代表是施存统,此外还有一位上海代表、一位杭州代表,名字我记不起了,一共九人;非正式代表列席会议的有张太雷、向警予等人。”(张国焘:《我的回忆》,东方出版社1998年版)这个7人代表名单中,与《中共历次大会代表》的二大代表名单相比,有五个人是一致的,即:陈独秀、李达、张国焘、蔡和森、施存统。张国焘出席了中共六大,但他后来回忆的名单却与《中共历次大会代表》有所差别,或许是他已经不记得六大时曾经参加了确定出席二大的代表的相关会议,并且形成了一个文件。

  20世纪80年代初,罗章龙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说:“参加二大的代表有陈独秀、张国焘、谭平山、王尽美、许白昊、罗章龙等。”(肖甡:《访问建党时期的知情人》,《百年潮》2001年5期)罗仅说出6个人的名字,但这6个人的名字都收入《中共历次大会代表》的二大代表的名单。

  以上三位当事人提供的名单,虽然与《中共历次大会代表》的二大代表的名单有所差别,但大部分是相同的,甚至完全一致。这说明《中共历次大会代表》这一文件还是比较可靠的。

  综上所述,中共六大形成的《中共历次大会代表》的二大代表名单,毕竟是集体回忆的结果,而且是迄今为止所能找到的,时间最接近于二大的原始文献资料,因此具有相当的可靠性和权威性,应该受到重视。正因为如此,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2002年编著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上册)也基本上沿用了这个名单,书中记载,参加中共二大的有中央局的代表陈独秀、张国焘、李达,上海代表杨明斋、北京代表罗章龙、山东代表王尽美、湖北代表许白昊、湖南代表蔡和森、广州(广东)代表谭平山、劳动组合书记部代表李震瀛、社会主义青年团代表施存统等12人,尚有一人无法确定。

  (作者单位:江汉大学政法学院)

 

(责任编辑:孙丽娜)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