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文库 >  正文

为什么一定要记住抗联?

2017-04-14新华每日电讯吴昊

  近日,教育部要求中小学教材中涉及抗战内容将8年抗战一律改为14年抗战,以全面反映日本侵华罪行,将“九一八”事变后的14年抗战历史作为抗战的整体。早在卢沟桥枪声响起之前,在距党中央千里之外的东北大地,始终活跃着一支中国共产党掌握的武装力量,他们曾一度拥有“中国工农红军第32、33、36、37军”等番号。不过,这支红军部队后来的名字更家喻户晓——东北抗联。

  东北抗联,这是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说熟悉,杨靖宇、赵尚志、赵一曼这些耳熟能详的民族英雄皆出自这支军队。说陌生,大部分粗通历史的人多少都能知道红军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八路军有三个主力师,但很少能讲出东北抗联经历过什么,有过哪些部队,在哪里作战。

  过去的绝大多数和抗联有关的文字里,也多“概念”式强调东北抗联在艰苦困难环境中坚持14年抗战。在那个革命岁月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哪一支军队不是在敌强我弱的艰难困苦中战斗的呢?东北抗联和党领导下的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抗日游击队相比有哪些特点,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我们一定要记住东北抗联呢?

  播种但不收获

  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在其名著《苦难辉煌》的序言中说,真正的英雄是具有深刻悲剧意味的:播种,但不参加收获。东北抗日联军就属于这一类英雄。

  2015年9月3日,天安门广场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中,有一支“东北抗联英模部队”的徒步方队。据报道,该方队主要由陆军第38集团军某部组成。而熟悉历史的读者大都清楚,如严格追溯历史,这支昔日朝鲜战场赫赫有名的“万岁军”的前身主要是1928年参加平江起义的湘军、解放战争中的东北野战军第一纵队,只在抗战胜利进军东北后吸收了少部分原抗联部队,非东北抗联“嫡系传人”。

  为什么要“生拉硬拽”从“万岁军”中抽调军人组成阅兵方队呢?原因可能在于,东北抗日联军在抗战结束后的幸存者寥寥无几。即使是东北抗联的最后精华——抗联教导旅(苏联红军远东第88旅)在1945年随苏军进军东北的作战中,更是被分散空投、渗透在“满洲国”各地,为苏军消灭关东军乃至于之后我党抢占东北打下基础。所以,东北抗联在战后基本上没有成建制部队被保留下来。

  在革命胜利后,对革命功臣给予奖励或重用,既是对其对革命做出贡献的肯定,也赋予其为建设国家更高的平台。但东北抗日联军的战士们大多都是“不收获的播种者”。

  很多在解放战争中担任过重要职务、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原抗联领导人如周保中、李延禄、冯仲云、于天放等都没有评授军衔,这些抗联将领被称为“无衔将军”。

  《义勇军进行曲》真正传人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这句13亿中国人都会唱的歌曲,最初为田汉、聂耳受到当时正在东北大地的抗日义勇军英勇战斗的故事所感染创作的。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不久,中国人民实际上就已经开始了各种形式的武装抗战。不肯投降或撤退关内的东北军旧部、山林队、有爱国心的土匪、地方士绅、关内青年学生等不同阶层、群体,纷纷打起义勇军大旗,一度给日军造成严重损失。但东北抗日义勇军从一开始就处在外无援军、内无装备、给养短缺的境地。其内部缺乏统一组织,多系结义和帮会性质,纷争不断,很多将领投降。

  经过几年战斗,东北抗日义勇军大部失败。唐聚五、邓铁梅等义勇军将领牺牲,李杜、王德林等则率领残部退入苏联。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抗日武装,则从一开始只有十几人的游击队,发展为11个军、3万多人,其中:第1、2、3、6、7军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反日游击队基础上建立的;第4、5军是在王德林的救国军、李杜余部的基础上建立的;第8、9、10、11军是在其他义勇军余部和抗日山林队的基础上建立的。

  可以看出,东北抗日联军和东北抗日义勇军相比,抗战态度更坚决。他们在对日作战中,同样面临日伪军来自空中、地面的大讨伐,“集团部落”的封锁和孤立。但抗联没有退缩、妥协。杨靖宇率部在几次试图打通与关内党中央联系的西征相继失利,部队元气大伤的情况下,作为指挥员,他没有为自己和部下做出更为“理性”的选择——拒绝撤往苏联境内休整的提议,自领一支数百人的小部队在当地坚持游击作战直至最后军破身死。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