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人物 >  正文

水静:邓大姐的谆谆教诲受用终身

2018-01-29《党史博览》

在南昌二纬路省委大院附近一所草木茂盛的院落里,住着中共江西省委原第一书记杨尚奎的夫人水静及其家人。

每当天清气朗没有风雨的日子,水静老人便要在院内打起太极拳。20世纪60年代,邓颖超大姐曾教授给水静“八段锦”,这为她之后学太极拳打下了根基。靠着这些简便易行的健身术,已年近九旬的水静仍思维清晰,精神矍铄。她不能忘记邓大姐对自己的关怀,只要一运动起来,便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邓大姐,想起与大姐的交往,想起大姐的亲切教诲。

回忆起同邓颖超大姐数十年的接触和交往,水静感受特别深:这是一位很可亲很可敬的大姐。虽然她是我们妇女界的领袖,资历深厚的老革命家,又是开国总理的夫人,但她丝毫没有架子,热情奔放,待人和蔼,和我们在一起时谈笑风生,让人感到特别亲切。我们见到她就像见到自己的亲姐姐一样,在她面前一点也不感到拘束。

两次参加邓大姐召集的“夫人会”,谆谆教诲受用终身

新中国成立后,主要做妇女工作的邓颖超大姐曾经召集过两次比较有影响的“夫人会”。水静感到非常幸运的是,这两次会议她都身在其中,并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1959年3月,水静随时任中共江西省委第一书记的杨尚奎到上海参加中央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水静第一次与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及他们的夫人有直接的接触和交谈。水静记得,一见到邓颖超大姐,便感觉她非常诚恳,非常热情,可亲可敬。“当时虽然交谈不多,但她对我特别亲切,拉着我的手不放,问我是哪里人。我事先一点也想像不到大姐那么热情,因为她是总理夫人,是我们中国共产党的妇女领袖呀,邓大姐的诚恳与热情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此后的交往中,水静的这种感受与日俱增。

在党内外,邓大姐是出了名的善于做思想工作的高手。让水静感到惊喜和兴奋的是,就在结识邓大姐不久便有幸聆听她的教诲。会议期间的一天,水静接到通知说,邓大姐召集随负责同志来上海的夫人们开个座谈会。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大家都很高兴。会议地点在锦江饭店北楼的一个会议室里,有20多位夫人参加了这次座谈会。寒暄一阵之后,邓大姐笑眯眯地说:“今天请你们这些夫人来,大家见见面,拉拉家常,交流交流经验,怎样做好自己的工作。”

简短的开场白之后,邓大姐接着说:

“你们既是夫人,又有自己的工作,很辛苦。家里上有老下有小,都需要你们照顾,你们的丈夫工作忙,责任重大,家庭这个担子必然会落在你们身上。

“你们的丈夫都是书记呀部长呀这样一些领导同志。你们的政治生活和物质生活,与别的女同志有许多差别。有些同志不了解具体情况,甩出种种议论,有时还会让你们受些委屈。其实,你们的工作是很重要的。要当好一个贤内助,要做好这些并不容易,请夫人们多发表意见,多交流交流。”

大姐的一番话,说得大家心里热乎乎的。座谈中,夫人们各抒己见,谈得非常热烈。大家碰到的问题都差不多,感受也大致相仿。大姐抓住“当好贤内助”这一中心,不时地插话,进行引导和指导,使讨论不断向纵深发展。

散会后,大姐安排夫人们到锦江饭店北楼的一个平台上照了一张合影。从现在留下的这张合影上我们看到,坐在前排邓大姐左右两边的,有刘少奇夫人王光美、董必武夫人何连芝、陈云夫人于若木、贺龙夫人薛明、罗荣桓夫人林月琴、聂荣臻夫人张瑞华、柯庆施夫人于文兰、罗瑞卿夫人郝治平、谭震林夫人葛慧敏、赵尔陆夫人郭志瑞、陶鲁笳夫人贾玉慈和江华夫人吴仲廉。

水静当时站在后排左边第三个位置,和她站在一排的还有邓小平夫人卓琳和女儿邓林、林彪夫人叶群、薄一波夫人胡明、陈丕显夫人谢志成、陆定一夫人严慰冰、张平化夫人唐慕兰、刘澜涛夫人刘素菲、李雪峰夫人瞿英、吕正操夫人刘沙、张经武夫人杨岗、李井泉夫人萧里等。

1960年七八月间,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开工作会议,水静又随杨尚奎到此参加会议。会议期间,邓大姐和蔡畅大姐一道,再度召集夫人们开了一个座谈会。这次会议的规模更大,到了近70位夫人,著名妇产科专家林巧稚也莅会与大家交流。座谈会的主要内容是如何使自己的丈夫身体更健康,从工作、生活的规律性,到适当的锻炼、饮食调节和科学服药等,大姐都一一谈到了,引起了夫人们浓厚的兴趣。有的还提出了一些具体问题,讨论得很热烈。

邓大姐性格开朗,知识面广,说话时词语丰富,语言优美,亦颇风趣,给人印象极深,博得了夫人们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尤其是她提出的都是大家在现实中面临而又迫切希望解决的问题,所以参会的夫人们无不感谢大姐想得周到,体贴入微。

“大姐的教诲终身受用!”水静说,特别使我受益匪浅,真有一种如沐春风、茅塞顿开的感觉。参加革命时自己还是个黄毛丫头,养成直来直去的性子,对于人情世故,很少讲究。和尚奎结婚之后,面对极为复杂的关系,仍按那么几条简单的原则机械地处理,自然难尽如人意。是邓大姐头一次让我懂得所处的“夫人”这一特殊位置,以及从这个位置出发考虑问题和解决矛盾的原则与方法。我常想,这些年来,小至家庭,大至社会,自己在待人接物、处理与尚奎有关的种种问题上未出大错,是和大姐的帮助分不开的。所以我对大姐特别尊重、特别敬爱。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