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人物 >  正文

张富忱:以文艺“矛”作抗日“枪”

2018-01-02中国共产党新闻网鲍青

张富忱(站立者)与民族资本家宋则久合影


张富忱的漫画作品


在宁津县杂技博物馆的墙廊上,张贴着宁津杂技的大事记,以及对杂技发展作出贡献的各界人士。而其中,以张富忱的经历最为独特和传奇。他早年矢志爱国,入狱从戎,后以杂技文艺作为抗日救亡动力,1949年后更为杂技事业贡献了诸多力量。

“张富忱生活于动荡不安的旧时代。他深受新旧思想的双重淬炼,人生经历和中华民族命运几乎是同步的。而他对宁津杂技乃至中国杂技的贡献,至今都值得我们牢记。”宁津县文广新局副研究员张东洲说。

沐浴浸润新旧思想熔炉

光绪二十九年(公元1903年),张富忱生于宁津县杜集镇张学武村。

当时的张学武村,共有一百来户人家,且几乎都是同姓同宗,旧式的宗族观念非常强。张富忱家既耕田经商,也读书识字,算是村庄较为殷实的人家。

宁津县很早便以杂技知名。庄稼歉收的年份,一些杂耍艺人便组成队伍,于逃荒途中表演技艺,借此养家糊口。久而久之,杂技便成了当地的一大民俗特色和文化传统。幼时的张富忱,便和杂技结下了不解之缘。每逢农历九月,他都要跟随父母到黄镇(今属保店镇)赶杂技庙会。保店镇和河北吴桥相邻,两县的杂技演出时常于此举行。

黄镇九月杂技庙会,约始于明代崇祯年间,结束于日寇入侵的1940年,前后历时300余年。庙会举办期间,来自全国各地的艺人,竞相在此摆摊献艺,热闹非凡。当地便有“不赶九月会,不算生意人”的说法,此时也是张富忱最期盼的时刻。庙会上形形色色的商贩、五花八门的可口小吃,尤其是活灵活现的传统艺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张富忱的足迹,时常驻留在画风粗犷、做工细腻的脸谱前,说书人行云流水的鼓板旁。而那些杂技表演小摊,更让他流连忘返,心生向往。

张富忱从旁人口中得知,那些卖艺为生的人,大多数是逃荒无着落的可怜人。他跑到说书人的家中,和他们交朋友,学描写人物的书帽套子。在和传统艺人交往中,对传统民间艺术的热爱和认同,深植于张富忱幼小的心灵。后来张富忱领导抗日武装,以文艺作为抗日武器,以至建立中国杂技团,都与此颇有渊源。

二十世纪初的中国,正是新旧思想激烈碰撞、融合的动荡时期。在鲁西北的广袤平原上,既有传统艺术的绵延不衰,也有新潮思想的生发萌芽。

张富忱的族兄张近英,便是当地新思想的代表人物。辛亥革命前夕,他在保定育德中学读书求学。育德中学不仅是教书育人的摇篮,更是革命暴动的机关。光绪三十二年,同盟会河北支部的主盟人陈幼云,联络13名同志创办了育德中学。在他们的努力下,这所中学成为河北同盟会的总机关、保定革命活动的中心。张近英入学后也加入了同盟会,并在寒暑假期间,在家乡组织起铁血会,秘密来往于天津、北京、保定、宁津之间,运输军火,策划起义。

张近英在宁津宣传革命思想,引起了守旧势力的恐慌。张近英又密谋驱逐宁津县令,建立革命政权,更让他们愤恨不已。消息泄露后,县令派人包围张学武村,但终未捕获张近英。

辛亥革命爆发后,清帝逊位,民国建立。不久,张近英从保定回到村庄,召集铁血会员千余人,召开“庆祝中华民国成立同乐大会”。他在村中悬灯结彩,将墙壁贴满标语,宣传三民主义思想。他还用三张桌子摞起来当讲台,发表了热情洋溢的革命演讲。

一股思想新风迅速吹遍宁津乡野。张近英在家乡兴办新政,设立学堂,领着学生唱革命歌曲。他还号召男人剪辫,女人放足。他首先把自己的辫子剪去,还动员二女儿带头放足,这成为乡间热议话题,一时效仿者和非议者皆无数。一些遗老遗少,对张近英的做法嗤之以鼻,还编顺口溜来哂笑嘲讽:“五色旗没有边,中华民国闹不了几天。”

此时的张富忱上过私塾,粗通文墨,对新颖之物有天然的好感。张近英不同常人的言行举止,以及他带来的新式物件,让张富忱大开眼界。沐浴于新旧思想之熔炉,张富忱热爱传统艺术,又向往新潮事物。而走出闭塞故乡、放眼外部世界的念头,在他心中逐渐悸动起来。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