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人物 >  正文

沂蒙多“红嫂” 精神代代传

2017-08-04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赵新兵 王齐 刘宝森 娄辰 王阳

▲祖秀莲与“兵儿子”郭伍士。(资料照片)


▲五位“沂蒙六姐妹”在纪念孟良崮战役胜利50周年时的合影。(资料照片)


▲记者在临沂市沂南县寻访到五位老“红嫂”,依次是高振荣、马乾文、张淑贞、王春桂、谷荣仓(从左至右)。记者王阳摄


蒙山巍巍,筑起沂蒙人民保家卫国的丰碑;沂水汤汤,诉说老区儿女奉献牺牲的深情。

“母送儿,妻送郎,最后一子送战场,一口饭,做军粮,一块布,做军装,最后一件破棉袄,盖在担架上。”70多年前的战争年代,以“红嫂”为代表的沂蒙人民,用乳汁和小米粥哺育革命,用小推车推动历史,唱响一首抵御外侮和全国解放的悲壮之歌。

重新踏上这片曾饱受战火的土地,追寻“红嫂”足迹,仿佛又回到战火纷飞的年代,那一桩桩动人的事迹再一次展现在我们面前;爱党爱军、无私奉献、艰苦奋斗的“红嫂”精神在沂蒙山水间历久弥新,熠熠生辉。

战争年代的沂蒙,家家有“红嫂”

战争年代,以“红嫂”为代表的沂蒙女性,用生命、鲜血和骨肉支援着前线,一个个感天动地的故事,昭示着“红嫂”的人性光辉,铭记着她们舍生忘死的英雄壮举

沂蒙山区腹地,挡阳柱山脚下,沂水县桃棵子村满眼苍翠的山坡上,“红嫂”祖秀莲的坟前,一块特殊的石碑静立40年,上面刻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1941年,日军偷袭珍珠港,引爆太平洋战争。而在中国战场,全面抗战已进行了4年。在挡阳柱山上一次战斗中,八路军山东纵队司令部侦察参谋郭伍士执行任务时被日军发现,子弹从他嘴部射入,从脖后钻出,凶残的敌人又用刺刀在他身上连捅数下。九死一生的郭伍士苏醒后,爬到了约一公里外祖秀莲家门前,被她奇迹般救活。

70多年过去,祖秀莲生前居住的老屋仍在,屋内一个土炕被两个灶台熏得发黑,阳光透过窗户栅栏,落在炕上。郭伍士获救后躺在这里,喝下了第一口救命水。

在这间老屋内,祖秀莲帮他清理伤口,照顾了他4个日日夜夜。为了不被日军发现,祖秀莲又把郭伍士转移到半山腰的一个山洞中,隐藏了25天,并且每天冒着生命危险,上山探望照顾,用土法给他疗伤。

郭伍士在他的回忆文章《人民,我的母亲》中写道:“(她)把自己像藏金银一样藏的一点面,一回拿出一点来,做成面糊糊来喂我。我吃了面糊,她把锅上的煳锅巴用水泡下来,给大爷吃,而她自己却吃糠团子。为了给我补身子,她竟然把自家唯一的母鸡也杀了。

“那时收留八路是要命的事儿,俺这个老奶奶不怕死!郭伍士好得差不多了,是俺爷用小推车,把他送回了部队医院!”桃棵子村村支书张在召说。

1947年,郭伍士因伤病复员,本该回老家山西的他,决定用自己的余生报恩。他挑着一只酒篓,历经8个寒暑,踏遍了八百里沂蒙,像着了魔一样边卖酒边寻找救他的那个“张大娘”。当再次见到祖秀莲时,郭伍士双膝跪地,大声呼喊着:“娘!娘!”从此,郭伍士在桃棵子村落了户,为老人养老送终。

战争年代的沂蒙,村村有烈士,家家有“红嫂”。

柔情似水的“哑巴奶奶”明德英,用乳汁救护小八路;芳骨如钢的李桂芳,带领31名妇女肩扛门板,水中架起“火线桥”;深明大义的“沂蒙六姐妹”,日烙煎饼八百斤拥军支前……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这里的女性做军鞋315万双,做军衣122万件,碾米碾面1.2亿斤,救护伤员6万人,掩护革命同志9.4万人。

刚烈的沂蒙女性,对敌人疾恶如仇,对共产党却满怀亲人般的柔情。

抗战时期,沂南马牧池乡是山东抗日根据地“核心”区域。在此工作的革命先驱,其子女无人照看。“红嫂”张淑贞在婆婆王换于的带领下,创办了战时托儿所,在3年多的时间里,抚养了30多名革命后代和8名烈士遗孤,其中包括罗荣桓、徐向前等将帅的子女。

今年105岁高龄的张淑贞,现住在马牧池乡东辛庄村。距离她家500米远的托儿所旧址,如今建成了王换于纪念馆。院子里的一棵老树,是当年孩子们唯一的娱乐设施,几间老屋,是孩子们的宿舍。

一袭黑衣、满头银发,让人很难想象,端坐在沙发上的瘦小身躯,在70多年前,曾做出了怎样的艰难抉择。为了照看这些革命后代,她们把自家刚出生的孩子放到一边吃糊糊汤,把奶水喂给年龄小、体质差的托儿所孩子。几年时间,张淑贞家先后有4个孩子夭折,她们所哺育的革命后代,却一个也没有少。

张淑贞的女儿于爱梅曾问她,当时为什么那么狠心?她说:“自家的孩子,没了还能生养。同志们的孩子要是没了,恐怕就没有了血脉,咱舍上命也不能让烈士断了根呀。”

“捐躯献身歼日寇,舍生取义救亲人。”位于沂南县的沂蒙红嫂纪念馆门前的这副对联,道出了沂蒙军民深情。

硝烟岁月,沂蒙人人参军,户户支前。年轻男人前线打仗,后方的老人、妇女和儿童深知,支持共产党的军队、保护战士的生命,就是保护自己的丈夫、兄弟、孩子,朴素的想法既出于人性,更是一种笃定的信念。

战争年代的沂蒙地区贫困落后,质朴的农村妇女仍面对着礼制的巨大束缚。有人说,明德英顶着道德压力,义无反顾地敞开胸襟,无疑是出自对共产党军队的绝对信任和爱护。

88岁的“红嫂”王春桂,抗战时期与父亲在大石岭救过受伤的八路军,解放战争时期,担任村妇救会会长,组织妇女做军鞋、军衣支援前线。这位老人一直以明德英为榜样。“她能用乳汁救八路,俺不如她!”

“那时看到八路军,就像见到了亲人!”现住界湖街道南村社区、89岁的“红嫂”马乾文,十几岁时跟着奶奶给八路军送饭,冒死照顾青驼寺战役中受伤八路军战士,并最终嫁给了这名战士。“八路军知道可怜人啊!他爷的腿被鬼子打了那么大的口子,当时缺人手,我看着可怜就照顾他。”她回忆说。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