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人物 >  正文

刘少奇曾经的救命恩人 晚年两次拒绝为后代走后门

2016-04-27共产党员网


  背起刘少奇逃脱日机轰炸

  1941年5月,苏北抗日根据地正处于反“扫荡”的激烈战火中,时任新四军政委的刘少奇,在军部盐城创办了中共中央华东局党校,兼任校长,亲自授课,宣讲《马列主义战略和策略》、《论党员在组织和纪律上的修养》等。

  那天,一师政治部主任钟期光前往军部报送参加党校训练班名册和请示一师举办党员训练班事宜,突然遭遇日军飞机轰炸,许多同志都跑到较远的石拱桥下躲避,少奇同志却还在聚精会神撰写《论党内斗争》的讲稿,警卫员催促,他也没有动,隐约听到日军飞机“嗡嗡”的发动机声音的钟期光,急忙把少奇同志拉出屋,当他发现少奇同志因哮喘走不动时,正值壮年的钟期光迅即把他背起来,向前疾奔。好险!当他俩刚刚躲到桥下时,几架日军飞机低空俯冲,丢下几颗炸弹,军部那幢房子挨炸,燃起熊熊大火。

  顶住压力为蒙冤同志平反

  钟期光于1960年底调任军事科学院副政委,新来乍到就接到许多要求平反的申诉信。1959年“反右倾整风运动”和1960年“三反运动”中有38名干部受到批判处分。有位少将副部长,因在军事学术问题讨论中发表了不同的见解,被指责为“违背军委的战略方针”和“对林总(林彪)指示不尊重”,结论为“坚持彭(德怀)、黄(克诚)军事思想,反对军委的战略方针”,在全院批判后给予行政处分,受牵连而挨批判的还有5名干部。大校副师职研究员吕士英响应党的号召,在支部会上畅所欲言讲真话,批判他的发言是:“一支向党进攻的毒箭”,将他与彭德怀等并列批判。

  1962年2月,叶剑英元帅将“反右”的甄别工作重担压给钟期光。受命后,他迅速组织班子,对批判材料逐项核实,把一些拼凑的不真实的材料从干部档案中抽出来交还本人,并两次交待政治部邢成武,总结材料向总政汇报。

  两次回信拒绝为后代走后门

  1962年,钟期光之妹钟就然的长子李耿成在广西当兵,表现好,内定转干。耿成寄信请舅父拉一把。将军回信道:“你文化不高,不适应部队现代化发展。锄头竖得稳,作田还是本,老家田多,我赞成你回家种田。”耿成遂复员务农。就然责怪将军“铁石心肠”。

  1990年春,将军外甥女抗玉去信称,其子在河南当兵,想把他调到舅爷身边培养。将军当时在301医院住院,抱病复信:“亲人在一起不好教育,只能靠组织教育。我已离休,无权过问军中事;即使能调动,也不会违纪去办。”

  就然闻之,叹曰:“昱哥(将军乳名)也有难处。哥哥是红透了心的共产党人!”

 

 (责任编辑:沐风)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