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人物 >  正文

“纯为被压迫者牺牲”的中央候补委员四川省委书记刘愿庵

2016-04-27《红岩春秋》何蜀


  1930年5月8日,三个共产党人被军阀刘湘下令枪杀于重庆城内巴县衙门院坝里。这三个英勇牺牲的烈士是: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四川省委书记刘愿庵和省委工委程攸生,省委秘书长邹进贤。

  中共四川省委遭到的这一重大损失,是因“浩池街事件”引起的。

  1930年5月5日,中共四川省委在重庆城内浩池街的秘密据点一裕发祥酱园铺楼上召开省委常委会议。当时形势极为严峻,在刘愿庵此前代表省委写给中央的一份报告中就谈到:

  “此次叛党分子勾结刘湘向党进攻……牺牲同志有军委书记李鸣珂、兵委书记张小灵、军委交通邓文书、兵委委员龚佐新……计一个月来,因共案入狱者将达百人。许多同志是被密缉而不能活动……刘湘组织了四百名侦缉队,由叛党分子率领,分布在大街小巷四出捉人,一个月来几乎每天都有同志被捕事件。现在工作同志,群众工作同志,大半失了活动力。因为干部被捕太多,所有工作同志更不能不多在外面跑,因此继续被捕更多。现在大都在冒险挣扎着,随时随地每个工作同志都有被捕的危险。”

  尽管如此,刘愿庵和他的战友们为了实现解放劳苦大众的理想,即使有天大的风险,他们也要“冒险挣扎着”继续奋斗。他们这天召开的常委会,就是要研究下一步的工作。不幸的是,因为内奸告密,浩池街的秘密会议受到警察的突袭检查,刘愿庵等经奋力搏斗后当场被捕。

  刘愿庵是从旧官场里叛逆出来的革命家。他曾当过军阀卢锡卿部的参谋,军阀杨春芳部的秘书,军阀刘文辉的第九师师部咨议官等,在杨春芳部时,刘愿庵曾被委任为丰都县知事(即县长),因他为官清正,得罪了地方邪恶势力而被革职后,当地人民还给他建了“德政碑”。军阀刘湘在大革命热潮中宣布易帜加入国民革命军时,为扩大影响,曾辗转托人找到时任四川省参议会秘书长的刘愿庵,请他代写了《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一军军长刘湘就职宣言》,通电全国,影响甚好。刘湘欲聘他为秘书,月薪200元。遭到刘愿庵拒绝。这次刘湘抓到了刘愿庵,又以高官厚禄劝降,仍然遭到拒绝。刘愿庵在狱中给妻子周敦琬(省委委员)写了诀别的遗书,信中写道:

  “久为敌人所欲得而甘心的我,现在被他们捕获,当然他们不会让我再延长我为革命致力的生命,我亦不愿如此拘囚下去,我现在是准备踏着我们先烈们的血迹去就义,我已经尽了我的一切努力,贡献给了我的阶级,贡献给了我们的党,我个人的责任算是尽了。”在这封充满激情的遗书中,刘愿庵追记了他们被捕那天的情况,对自己的疏忽大意给革命事业带来的重大损失,表示了沉痛的忏悔。他回顾了他与周敦琬之间的爱情生活,倾诉了他对爱人最后的希望:“把全部的精神,全部爱我的精神,灌注在我们的事业上,不要一刻懈怠、消极。”

  在信的后面部分,刘愿庵写道:

  “我今日被审了一堂,我勇敢的说话,算是没有丧失一个布尔什维克主义者的精神,可以告慰一切。在狱中,许多工人对我们很表同情,毕竟无产阶级的意识是不能抹杀的,这是中国一线曙光,我们的牺牲,总算不是枉然的,因此我心中仍然是很快乐的。”

  “再,我的尸体千万照我平常向你说的,送给医院解剖,使我最后还能对社会人类有一点贡献,如亲友们一定要装殓费钱,你必须如我的志愿与嘱托,坚决主张,千万千万,你必须这样,才算了解我。”刘愿庵最后写道: “别了,亲爱的,我的情人,不要伤痛,努力工作,我在地下有灵,时刻是望着中国革命成功,而你是这中间一个努力工作的战斗员!”

  刘愿庵在给姐夫的遗书中说:“此身纯为被压迫者牺牲,非有丝毫个人企图……至弟之尸体,已嘱送之医院解剖,以尽我最后对人类之贡献,万望无加阻止,虚耗金钱。”

  “此身纯为被压迫者牺牲,非有丝毫个人企图”,这就是刘愿庵对自己一生的总结。

  

(责任编辑:沐风)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