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建 > 廉政建设 > 反腐时讯 >  正文

反贪局长一年200天不回家 最怕亲友为嫌疑人说情

2017-11-26新华网

一名反贪局长的办案故事

与别的基层检察院反贪局相比,我所在的义马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在全省人数最少,仅有6名干警,被称为“袖珍”反贪局。义马市人口全省最少,仅有15余万人,是全省唯一取消农村建制的县级市,但矿产资源丰富,经济发达,县域综合经济实力连续6年入围全国中小城市综合实力百强县市。义马市涉案收受贿赂的国家工作人员大都握有实权,人脉广,而行贿者资金实力雄厚,社会关系复杂,每办一案,都压力重重。

1981年出生的我,带领5名同事,在检察长的指挥下,先后办理贪污贿赂案件111件123人,其中一些案件为大要案,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1800余万元。办案中,我们面对的犯罪嫌疑人经历丰富,智商高,反侦查能力强,为成功突破一个个反贪案件,我们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反复研究案情,我一年至少200天回不了家,不是在办案区,就是在办案途中,其中的艰辛不言而喻。

一个表情成了案件突破口

如果犯罪嫌疑人刚参加工作不努力,表现不突出,是不可能走上领导岗位的,他们的阅历比我丰富,人际关系复杂,找到突破口难度可想而知。但我注意方式方法,在正面接触嫌疑人之前,我对其工作简历、家庭成员、业余爱好及为人处事风格、性格特点等,都进行分析研究,甚至其说话的语气和抽烟的动作都会让我琢磨一阵子。

李某曾被人举报受贿,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后不了了之。举报人向义马市检察院秘密举报后,我带领同事对相关证据进行分析后,决定正面接触李某。

因之前的调查,李某已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对我们的问话回答自如。几个小时过后,李某有些不耐烦地说:“矿上的事情多着呢!我不去处理,一旦出了事,你们能负起责任吗?”他停了片刻说:“你们再想想问我啥问题。我的指甲长了,要剪一下,麻烦你们把我那一串钥匙拿过来,上面有指甲刀。”

当我的同事把钥匙递给李某后,他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眼睛并没有看手中的钥匙,而是在我们身上扫了一下。我不动声色,眼睛一直盯着他手中的钥匙。他趁我们轻声交谈之际,一边剪指甲,一边迅速从钥匙串上取下一把小钥匙握在手里。

整个动作完成后,他举起钥匙对我们说:“我的指甲剪完了!你们要问赶紧问吧。”我走上前去接过钥匙串,并让他把握成拳头样的手掌伸开。他神色大变,脸上冒出了密集的汗珠。我从他手里拿过小钥匙问:“为什么要偷偷取下这把钥匙?你好好想想,怎么回答我这个问题。”

“我交代问题!希望你们能够宽大处理!”李某很快交代了受贿3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而这把小钥匙就是藏匿赃款的抽屉钥匙。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