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建 > 党员风采 >  正文

功成不必在我 福祉留于百姓

——记敢于担当、积极作为的义乌老干部谢高华

2018-01-12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对于老书记谢高华,义乌人一直怀有一种特殊的情结。

2017年10月19日,当得知谢老受邀来参加义乌国际小商品博览会时,数百名义乌商人自发组织了车队候在高速路口,欢迎老人“回家”。从1995年义乌第一年举办小商品博览会算起,群众这样自发的迎接已持续整整23年。

一位已经离开义乌工作33年、当年任职也仅有2年零8个月的领导干部,为何能让当地群众如此深深感激、久久牵挂?

他冲破藩篱、开拓创新

开放第一代小商品市场

义乌今天能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离不开谢高华当年冒着丢“乌纱帽”的风险,果断决策开放第一代小商品市场。义乌人铭记谢高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正是感念他那种一心为民、冲破层层藩篱、敢于改革创新的勇气和魄力。

谢高华很瘦,烟不离手。

很多人不知道,上世纪70年代,谢高华在原衢县工作时,曾因胃部大出血被切除三分之二的胃,之后一直少食多烟。而接到前往义乌工作的调令时,已经51岁的他身体状况并不太好。不过谢高华没有推诿,当场表态:服从省委决定。

当年赴任义乌,可不是什么好差事。那时义乌经济落后,主城区仅2.8平方公里,当地人以“县城一条街,一个高音喇叭响全城”自嘲。1982年4月,刚来任职的谢高华通过对机关大院的印象,直观地体会到了义乌的一穷二白:“机关里有三个‘大’,一个吃饭排队等的大食堂,一个桌椅破败的大会堂,再加一个对着宿舍窗户的露天大茅坑。”

义乌人穷,穷在人多地少田又薄。为提高粮食产量,农村有鸡毛肥田的习惯,农民常在冬春农闲季节走村串巷“敲糖换毛”;为了多点收益,糖担里添了些日用小商品,当时的廿三里镇和稠城镇渐渐地形成了小商品贸易点。

虽然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已经召开,可国家对能不能搞自由市场还没有出台明确的政策,农民经营仍被视为“投机倒把,走资本主义道路”,有的部门一如既往对此采取一禁、二堵的简单做法。

谢高华开始频频遭遇群众来访,最有名的莫过于农妇冯爱倩的“堵门”讨说法。后来说起当时有关部门不让群众摆摊,谢高华觉得主要还是许多干部思想上有顾虑,放不开手。但几次三番调研下来,他越来越觉得搞活市场符合中央发展商品经济精神,政府需要顺应民意,给市场松绑。由此,谢高华决定拍板开放政府主导的小商品市场。

1982年9月5日,是义乌群众永远铭记的日子。这一天,位于城区的稠城镇小百货市场宣布开放,大家奔走相告。有关部门还投资9000元在旧城中心的湖清门,沿街露天铺设700个水泥板摊位,这是义乌历史上破天荒的第一代小商品市场,在当时铁桶般的计划经济藩篱中开了一个重要口子。

不过市场的发展壮大,仍需要不断突破压力和思想禁锢。当时有干部当面向谢高华抱怨:农民都去做生意了,农业生产组织不起来,这个情况已经成为各个部门头疼的一个“包袱”了。对此,谢高华在县委常委会上明确表态:“敲糖换鸡毛解决了几万人就业,我看这就是优势,要想办法发挥,不能把搞活的经济又搞得死死的。”

义乌商人何海美至今仍记得,在当年举行的一次全县大会上,谢高华明确表态:“开放义乌小商品市场,出了问题我负责,我宁可不要乌纱帽!”对农民经商表示坚决支持。在四周雷鸣般的掌声中,原本已经打算放弃经商的何海美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忆起曾经曲折,谢高华坦言,当时一心干事,“只想着对老百姓有益就好,要打破条条框框,我们干部自己的得失又有什么关系?”

正是在谢高华的力挺力推之下,义乌县委、县政府后来发出通告,允许农民经商、允许长途贩运、允许放开城乡市场、允许多渠道竞争。1984年,谢高华又大胆提出了“兴商建县”的发展战略,农业小县义乌因此弯道超车,逐步走上发展的快车道。

他敢于试错、勇于担当

屡受压力仍不改初心

谢高华在金衢两地担任领导干部时作的很多决定,现在回过头看都承担着很大风险,但他并未因此退缩回避。改革创新是不断“试错”的过程,今天我们的改革同样呼唤这样的责任担当,看准了的事情,就要拿出政治勇气,坚定不移地干。

时光回到30余年前的一个上午,刚到义乌工作不久的谢高华在一次县委常委会议上,说了一段别有意味的开场白,袒露了自己的为官立场。他说:“新的班子很好,常委都比我强,都很年轻,学历也比我高。”随后话锋一转,提到自己也有一个优点,那就是“犯过的错比你们多”。

这是谢高华经历的真实人生,也是他勇于担当的生动写照。

早在担任衢县县委书记时,他就因“助长高价买卖橘子”而挨过批评。当时国家对橘子实行统购统销,衢县一年只产8万担橘子,却要统购上交6万担。“农民统购上交的任务重,特别是航埠这个老橘区,由于收入低,有的农民还上街要饭了,这个样子怎么行!”谢高华经过深思熟虑,在一次会议上大胆提议:“在完成国家计划的前提下,农民多余的自留橘,哪里价格高就卖到哪里去……”这么一来,外地人纷纷来衢县收购橘子,农民收入多了,但也导致当年国家定购的6万担橘子任务没有完成。

这下子,谢高华挨批了。1981年1月的一期《人民日报》二版刊发了文章,把谢高华作为“破坏国家计划搞市场自由化”的反面典型。后来记者再赴航埠采访农户时发现,“县里这样的做法,让农民增加了收入,种橘积极性也更高了。”于是这位记者又发了一篇稿子,衢县的做法得到了肯定和表扬。

评价谢高华当年的“出格”行为,有干部用了两个词语:敢想敢试,敢做敢当。而在谢高华看来,只要符合中央的大方向,有利于发展、有益于群众,任何事都值得去做。

这样的初衷也促成他在义乌工作期间继续锐意改革、大胆实践,当年的“税改风波”就是一例。义乌小商品市场兴起之初,当地仍实行对工商业改造时的八级累进税,也就是经营得越好,税就越高。但市场里几千个摊位大多是小本经营,且价格随行就市,很难凭税票计税。于是税收干部整天像抓贼一样打击逃税,商贩们也怨声载道。

“想增加点税收,却打压了群众经商的积极性”,谢高华在深入调研总结后,支持税务部门试行“定额计征”办法,即对每个摊位设固定的计税额,目标额度之外的营业收入不再计税。这样一来,个体的税收低了,大家觉得有利可图,周边的小商贩们蜂拥而至,1984年义乌税收反而比两年前提高了整整3倍。

当时有新华社记者将这一做法以内参形式上报,国家财政部很关注。意见反馈到浙江省委,省财政厅的调查小组到义乌进行实地调查后给出结论:义乌推出的税收办法是可行的,但还要在实践中不断加以完善。

对这个评价,谢高华十分高兴。在他看来,这是对义乌小商品市场新税收办法很大的理解和支持。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